中国,世界银行权利再分配的赢家
胡一帆
[ 2010-04-29 ]

概述

  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利克在4月25日宣布了该行运作的重大改革。其信贷资本增加了862亿美元,其中超过一半的增加是由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资金。作为发展中国家这一强劲贡献以及作为它们全球水平的经济分量的增加的结果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增加了投票权,当然另一些国家随之减少了投票权。就投票权而言赢家为:

  中国,成为就投票权而言的第三大股东,仅次于美国和日本

  发展中国家整体获得了超过47%的投票权

  投票权转移的输家为欧洲国家及日本。除了世界银行的结构改革之外(旨在使该行变得更快捷、更灵活和透明),最新的决定表达了全球层次的根本性新趋势:

  金砖四国在上一次匹茨堡峰会上要求的在国际机构获得更多决定权的意志已成为现实。它显示了这些国家不断成长的经济力量和一种新的全球治理模式,并反映一个更加多极化的世界。

  中国成为最大的赢家,反映了其不断壮大的经济力量,也反映了其作为发展中国家的新领导与美国和欧洲的相互抗衡的重要性。这一日益成长的角色也意味着中国今后在全球治理和环境政策方面的更多责任,但其从国际机构获得的援助也将会减少。

  世界经济的复苏依赖于发展中国家的复苏。危机之后发展中国家仍是世界上最有活力的地方。发达国家里危机的触发反映了其增长模式以及增长潜力的局限性。

世界银行的重大决定

  世界银行行长罗伯特·佐力克在4月25日宣布了世界银行的重大改革。世界银行的使命包括在全球范围与贫穷作斗争,给发展中国家带来帮助和融资。这项改革有四大支柱:

  投票权向有利于发展中国家的方向迁移。发展中国家赢得了3.13%的投票权,将它们的份额增加到占总投票权的47.19%。

  国际复兴与开发银行(IBRD,世界银行集团向发展中国家贷款的业务部门)增加资金资源达862亿美元,为20年来头一次,国际金融公司(世界银行集团的私营部门业务部)增加2亿美元。

  危机后策略:向基础设施和农业投入更多资金,在发展中国家促进气候变化策略是在全球水平支持增长的一个有效率的工具。

  运营改革,要求对世界银行受益人的更大透明度,加强与腐败作斗争,以及免费访问世界银行的数据等。

金砖四国不断壮大的经济实力使其获得更多投票权

  显然投票权再分配(表1)的决定是最为重要的。它直接反映了这些国家对世界银行融资的更高贡献。资本增加的50%以上是由发展中国家提供的融资。中国、印度和巴西是这一改革的大赢家(表2)。给予发展中国家更大份额的权力是它们的经济和政治分量增加的结果(图1和图2)。这一增长说明亚洲在全球经济的份额已从1980年占世界GDP的7%增加至2008年占世界GDP的21%。

  

  

 

 

 

  在危机之后,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和印度开始领头从世界经济从衰退中走出。中国已经超过德国成为世界上第三大经济体并在一年之前超过日本成为美国国债最主要的投资者。中国、俄罗斯、巴西和印度拥有世界上42%的储备资产(不含黄金)。权力从富有国家到新兴市场的转换正在发生。G20代替G8已成为国际经济合作的长期机构体现了这一事实。G20的新权力表明危机是由发达国家造成的,而反弹是由非发达国家带头而产生的。

  在匹兹堡峰会上,G20改变发展中国家的配额,其将代表超过比例的国家的5%的投票权给代表不到比例的国家。新兴国家现有IMF中43%的投票权,而发达国家有57%。IMF的投票分配审查将于2011年1月结束。匹兹堡峰会上的另一个议题是世界银行投票比例的讨论,其将给发展中国家增加至少3%的投票权。金砖四国最近在巴西利亚宣布2010年将是这些讨论成为现实的时间段。世界银行的权利再分配是新兴国家逐渐增加的经济分量和它们要求在世界范围内有更多的影响所致。

中国是世界银行权力再分配的大赢家

  给发展中国家的3.1%投票权的增加50%以上为中国所获得。这一获得可由以下几个事实所解释:

  中国在全球水平的经济分量的增加。中国最近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出口国。

  中国向发展中国家和向最贫穷国家的积极政策。

  美国在债务上日益依赖于中国,增加了中国在国际机构的谈判力

  小国家的战略,欲使中国成为美国和欧洲的相反力量

危机后发达国家变弱

  中国作用增加的后果是将给最贫穷国家的帮助转为给较少受美国影响的国家。但更多的权力也意味着更多的责任,特别是在全球治理和环境方面,但另一方面其从国际机构将获得的援助也将减少。

发展中国家作为全球发展的新动力

  世界银行资本的增加将主要使发展中国家受益,发展中国家是该行传统上的业务重心。危机过后,这些国家是复苏的主要引擎。它们代表了危机之后需求的根本来源。亚洲竞争力的增加、拉丁美洲和中国中产阶级的出现、低端产品在最贫穷国家生产的逐渐迁移、资本日益集中在基于出口的经济体都清楚地表明目前增长的潜力在发展中国家。发达国家上次危机的触发是其金融部门放肆行为的后果,但也是其在根本上缺乏增长潜力的后果。拒绝承认在全球水平竞争力的下降、在价值增加减少的情况下拒绝减少消费水平(反映在公共和私人债务的急剧增加)也是解释发达国家危机的一个重要因素。世界银行作用的增加和发展中国家作用的增加也是对发展中国家有更高增长潜力的承认。

 

(作者为论坛会员单位代表、中信证券首席宏观经济学家)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