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学术交流 >一级密报 >缺乏基准的浮动汇率制不能成立
字体大小[] [] []
缺乏基准的浮动汇率制不能成立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理事 李若谷 [ 2011-11-27 ] 共有0条点评

  提要:在美元脱离金本位后,就缺少了币值评估标准。因此,所谓的浮动汇率,其实就是一个骗局。国际经济失衡实际上也是伪命题,从现实来讲,各国不可能实现平衡发展。美国对人民币汇率的态度不是源于表面上美方给出的原因,根本上是来自美国国内政治选举的压力。中国的研究要基于中国的实践基础,我们可以借鉴西方的方法论和理论,但是不能直接采纳其结论。

浮动汇率是一个骗局

  我十分赞同丁志杰教授对“重建国际汇率体系”这个问题的研究。目前来看,我们所接触到的所有的币值计算理论,无论是计算的基础、计算的理论还是所用的公式,均是基于西方经济学研究。中国虽然有人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担任高管,但是我们的观点没有得到充分采纳。国际上的研究和政策还是根据西方的发展、经验和数据来得出的。因此,这些分析和计算的基础本身就存在很大问题。以浮动汇率为例,在1971年美国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后,就缺乏一个合理的币值评价标准。对于这个问题,前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也未能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

  因此,所谓的浮动汇率,其实就是一个骗局。之所以说它是骗局,是因为没有一个基准货币,包括美元在内的各个国家的货币都在浮动,在这种情况下,怎样去准确计算货币的币值呢?就好比航船,因为有海平面的存在,我们才知道船在浮动。

  回顾历史,美国从当初的35美元/盎司黄金已经上升到1700-1800美元/盎司了,如果按照黄金标准的话,美元早已大幅贬值。即便是SDR,因其包含了4种汇率浮动的货币,因此SDR本身也是在变化的。在作为基准时,只能勉强用它在某个时点的值。所以,重新制定一个币值计算标准是必要的。只有各个国家都认可这个标准并且接纳它,才可以以此为基础进行币值计算。

  目前的情况是,在美元脱离金本位后,就缺少了币值评估标准。如果说以前是金本位或者至少是准金本位,现在就是彻底没有衡量标准了。

  美国实际上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操纵汇率的国家,美国的汇率可以因其货币政策的改变而变动。但中国却不能这样做,因为中国的政策一发生变动,美国就会指责中国进行汇率操纵。美国之所以持这一说法,是因为其计算方法是以美元为标准的。

美国向人民币施压是因为政治原因

  在参加G20会议的过程中,我意识到,美国对人民币汇率的态度不是源于表面上美方给出的原因,根本上是来自美国国内政治选举的压力。坦白地说,这是一个政治问题而不是一个经济问题。中国现在对于汇率问题有些过于敏感,只要美方抨击人民币汇率,我们就立刻计算人民币汇率是否低估、要不要升值。这个问题已经跳出了经济问题的范畴而进入政治领域了。丁教授认为,如果能建立科学的币值评估方法,那么人民币升值面临的压力就会减少很多,但是我认为这不太可能,主要是因为缓解这一压力的政治基础不存在。

  从根本上说,美国是想从亚太地区的经济发展中谋取更多的利益。美国在各国驻军也好,进行军事演习也好,都不是纯粹意义上的军事行动,而是要向各国施压从而尽可能多的占有经济发展的好处。因为美国自身的复苏越来越依靠亚太地区,尤其是中国的经济发展,一旦开战,这些都会化为泡影。美国向人民币施压,就是逼迫中国让出发展利益,而中国在巨大压力下,只能做出让步,让人民币升值。

  从经验来看,美国从来没有在美元升值的时候要求人民币贬值,也不会在意人民币随美元一起升值。但是反过来,如果美元贬值,美方就一定要求人民币升值。如果人民币不升值,美方就会用操纵汇率等借口指责中方,给中方施压。实际上,中方完全可以也通过汇率报告的方式,用数据来揭露美国作为汇率操纵者的真面目。

  无论美国以什么借口向中方施压,其所依据的标准仍然是美元。这个双重标准背后的问题必须被认清,一方面美国在潜意识里以美元作为基准来批评别国货币的汇率;另一方面美元自身却并没有作为全球的基准货币,也并不承担国际货币发行国的责任。现在的情况是,美国一方面享有国际储备货币发行国的利益,却未能承担相应的责任,这是一种国际不法行为。实际上,当年美国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就是一种国际不法行为。我从IMF的历史学家那里获知,1948年美国财政部曾向IMF总部写信表示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安排,即30美元兑换1盎司黄金,同时让其他各国货币与美元挂钩。但是,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脱钩却是美国的单方面行为,并未事先向IMF申请通过。

  现在,美国所说的平衡增长,所谓的国际经济失衡,实际上都是伪命题。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飞速发展的时候,美国国际收支没有逆差,那时候的美国并没有提出需要进行调整。

  从现实来讲,各国不可能实现平衡发展,中国和美国,肯尼亚和中国,各个国家的大小、经济基础、发展潜力均各不相同,怎么可能平衡发展呢?失衡是绝对的,是不可避免的。因此,美国以通过调整使国际发展均衡为借口逼人民币升值的理由就是站不住脚的,中方不该持赞成观点。

  美国现在的贸易逆差是美国自身制度的问题,不是中方的责任。我们完全可以在与美方谈判时采取反建议的方法,赞成美国对中国出口征收更高关税,比如80%的水平。假如美国不征税,我们就自己征税以降低美国从中国的进口量。按照美国的说法,这样做应该可以削减美国的贸易赤字,但实际上不仅解决不了美国的贸易赤字,反而还会加剧。这种方法20世纪80年代日本就曾采纳过。

欧美制度引发全球失衡

  美国将失衡视为国家贸易顺差大小的差异以及外汇储备多少的问题,这本身就是错误的。可以说,美国本次危机是其制度引发的,甚至欧洲的危机也是制度上的,如果它们不能主动解决自己制度上的问题,就不可能走出危机。即使暂时度过危机,早晚也会陷入更大的危机中。美国所实行的政治上的两党民主制,经济上的市场原教旨主义,社会上的福利国家和福利社会制度,也就是所谓的公民社会制度,在这次危机中已经全部暴露出了问题,美国必须对这些问题进行调整。我在与很多来访的美国客人、欧洲客人,包括OECD高官、美国高官、欧洲高官都讨论过这个问题,他们对于我的看法均无以驳斥。我明确的告诉过他们,这就是制度上的问题,执政党和在野党的对立性注定了在野党要对执政党的政策进行批驳,否则在野党就永远也成不了执政党。美国四年一次大选,两年一次中期选举,每次中期选举就要换掉三分之一的参议员、议员和州长。

  我们承认,任何一个政体都有其弊病,但是美国制度的弊病走向极端了。虽然美国的制度处于较好的层次,但是美国必须调整其两党民主制,必须调整市场原教旨主义。我们并不否认市场经济的正确性,因为根据人类长期以来的经验积累,市场经济是比较适合经济发展的。看不见的手也是调节市场的有效力量。但是除了看不见的手,还需要一只看得见的手,需要政府参与管理。所以我们才说,美国要进行调整。美国的福利社会开始于竞选人给予其选民一些好处,而这些好处通过代代政府的累加终于使得财政不可持续。美国引导中国也走这条福利社会的道路,中国国内也有人说中国要走入福利社会。但是,如果真的开始了所谓的福利社会,中国就会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拉丁美洲就是前车之鉴,拉美用了200年都没能完成城市化和工业化,就是因为拉美各国过早的进入了福利社会。中国的人口有13亿,如果想建立福利社会,政府的财政收入不用说现在的十万亿,就是一千万亿也不够用。所以福利社会的道路在中国行不通,我们可以通过经济发展不断调整来提高国内的福利水平,但是不能走福利社会的道路。因为这个制度本身就是违背人类发展的规律的。从小我们就知道,劳动创造人,如果不劳动,人类就与动物没有差异了,而福利社会就是使人不劳而获。我们不难看出,西方各国之所以不愿出资救助希腊,就是因为希腊不愿意削减财政支出,希腊仅靠自己的旅游业每年带来的微薄收入是无法持久维持其财政开销的。总的来说,制度上的问题得不到解决,美国和欧洲就无法走出现在的困局。所谓的失衡是不成立的借口,浮动汇率本身也是一个骗局。美国的本质就是一个最大的汇率操纵国。

不要轻易接受西方的理论

  我认为我们中国的经济学界,包括我们的政府倾向于接受西方的原则和理论。这个趋势必须要改变,要从经济学界开始改。中国的研究要基于中国的实践基础,我们可以借鉴西方的方法论和理论,但是不能直接采纳其结论,因为这些研究与中国国情有着天壤之别。所以,我们的经济学界,特别是年轻一代,一定要深入实际,也就是中国实际国情,不能一味地引进西方的理论,否则等到碰壁再回头就错过了中国经济发展的大好时机了。以消费为例,我是第一个提出以消费促进经济的,2001年我在文章中就写到要促进内需,不要总靠外需增长。但是现在政策提出这个观点时,我并不赞成。现在城镇年收入两万四,农村是六千,消费的空间并不大。500元人民币到市场上的购买力实在是太低了,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让市场让利,使汽车降价,压低房价,短时间之内还可行,可是长期看来就会造成麻烦。所以,靠消费推动经济增长的时代到来还有相当的时期。而且,13亿人每人穿一件衬衫一天就扔掉,实在浪费。我们不能走另一个极端,中国人很容易走极端。政府一提倡消费,人们就过度消费,甚至浪费,这样是不行的,这会给全世界都带来麻烦。总之,中国国情与世界有很大不同,我们今天不提中国的经济情况,但是希望大家不要轻易接受西方的理论和研究结论,只能作为参考。

注:

[1]本文是作者在“CF40课题评审会暨第52期‘双周圆桌’内部研讨会”上,对丁志杰负责的CF40内部课题报告“建立全球有管理浮动汇率体系框架”所做的评审,由论坛秘书处整理,未经作者审核。标题为编者所加。

该课题报告得到论坛立项资助并组织专家评审,李若谷、谢平、管涛先后就课题报告进行了评审。课题报告将于2012年初结项并出版。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最新文章
“鸡肋”社融指标,... [ 张 涛 ]
数字货币如何改变金... [ 彭文生 ]
新经济视角下,金融... [ 刘珺 ]
资管新规实施路径探... [ 罗金辉 刘小腊 ]
中国楼市应是梦醒时... [ 钟伟 ]
跨入数字时代的资本... [ 肖钢 ]
定力?发力? [ 伍戈 等 ]
Libra与国际支付 [ 谢平 ]
最热文章
央行资产负债表的国... [ 阮健弘  刘西 ]
本次降准缓解市场担... [ 梁红 ]
在少子老龄化背景下... [ 白川方明 ]
中美贸易战的前景... [ 余永定 ]
应对贸易摩擦,是否... [ 梁红 ]
定力?发力? [ 伍戈 等 ]
中国楼市应是梦醒时... [ 钟伟 ]
货币先行 [ 伍戈 ]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