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经济的两大风险
沈建光
[ 2012-01-11 ]

  2012年,全球包括中国在内,或将面临政策放松与经济增长下滑的角逐。笔者预计,2012年欧美经济复苏仍难有大起色,财政捉襟见肘之下,唯一能做的便是量化放松。国内方面,受到长期紧缩政策的影响,实体经济运行将进一步放缓,预计未来两三个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仍会保持下行,但伴随着政策放松,2012年下半年经济增速将有所回升,经济增长前低后高,全年增速或将达到8.6%。

  当然,以上是笔者对于2012年经济形势的基本判断,但中国经济能否实现软着陆仍然两大风险,即最大风险来自于房地产市场,其次是海外风险。房地产方面,如何防范房地产泡沫又要防止硬着陆、如何应对房地产调控对地方政府的冲击、如何防止房地产投资过快下滑显然关系重大。而海外经济衰退的程度、债务危机如何演化、对于中国出口的影响与传导机制等方面,同样需要保持高度警惕。

房地产市场运行风险正在加大

  本轮房地产调控政策持续了已有近两年的时间,期间调控政策曾不断加码,严厉程度实属罕见。基于“六大重压”的持续作用,即“史无前例的房地产调控”、“房地产税试点逐步深入”、“房地产贷款大幅下降”、“房地产商资金链趋紧”、“保障房供应充足”以及“过高房价不可持续”,发轫于一线城市的中国房价拐点现已经传导至二、三线城市,中国大部分城市的房价进入下降通道。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11月份70个主要城市房价数据显示,11月已有65个城市环比止涨,其中价格下降的城市有49个,持平的城市有16个。与10月份相比,11月份环比价格下降的城市继续增加了15个。而环比价格上涨的城市中,涨幅均未超过0.2%。可以说,全国大范围的房价止涨甚至下降的格局已然出现。

  但是,在房价下跌的同时,也可以看到,来自于房地产方面的风险也在上升,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房地产泡沫在正在向商业地产转移。目前房地产的销售量下降明显,房地产商拿住宅用地的热情在下降,而房地产商拿商业用地热情较高。根据中国指数研究院的统计结果显示,2011 年1-11 月,133 个城市土地招拍挂住宅用地出让金总额同比下降15.4%,而商办用地土地出让金同比增长42.3%。

  二是房地产对地方政府的冲击较大。考虑到过去地方政府一直对土地收入依赖较大,地方政府的现金流显然受到了影响。目前,一线、二线城市均出现土地出让金锐减情况,预计2011年土地出让金收入同比减少可能超过30%。

  三是商品房地产的投资下滑,会进一步影响投资增速;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前11月,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从上月的24.9%下降至24.5%,主要原因便在于房地产投资的明显下降。11月房地产投资下滑至29.9%,年内首次回落至30%以内。

  四是房地产业是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房地产业低迷将影响相关建材需求、钢筋、水泥、建筑、家电、装修材料等相关行业;数据显示,1-11月,全国房屋新开工面积同比增长20.5%,比上月下降1.2个百分点;施工面积同比增长27.9%,增速,比上月下降0.5个百分点。房企施工面积与新开工面积持续下滑,无疑将对建筑、装潢材料等需求产生不利影响。

  最后一点,一旦房价下降过度,容易出现购买意愿降低,房价越低越不买的情况,这样必将给银行与经济运行带来巨大风险。因此,笔者认为,房价并非降得越快越多越好,如果对房地产市场的调控把握不善,有可能出现更大的冲击。

警惕海外经济过度下滑的风险

  如果说对于国内的调控,决策层具有主动性,那么,对于海外经济运行,我们只能被动接受,更需要适时而动。笔者对于2012海外经济运行的基本判断是欧美难有大复苏,但也不会出现二次衰退,金融市场动荡的情况要好于2011年。

  美国方面而言,近期经济数据有转好迹象。11月,美国就业继续回升,失业率由10月份的9%降至8.6%,为2009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同时,消费与地产也出现利好。特别是,新屋开工、营建许可、抵押贷款、房价指数等数据继前期持续低迷后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回升,显示房地产最坏的时刻已经过去。

  但是,美国经济好转是建立在储蓄率降低和财政赤字上升的前提下,预计2012年QE3推出仍然是大概率事件。另外,值得注意的是,2012年美国仍将面临政治方面的不确定因素。由于2012年美国正值大选之年,美国国会两党必将就大选展开了争斗,财政以及国债上限问题都将作为两党互相攻击的工具,互不相让的态度下,刺激经济增长的措施易被忽略。例如,早前8月达成的减赤协议,要求在11月底以前就债务上限与削减赤字额度与具体内容提出建议。但最终两党无法达成协议,导致谈判破裂。可见,在这个大选政治纷争的时候,拖延是两党惯用的伎俩,政治上越来越走向两极化与贫富分化。要看到美国政治的领导力,最早也要看11月份的大选之后。

  欧洲方面来看,政治基本面的转好,有益于使化解欧债危机的方向转向正轨。而稳定金融市场才是提振信心的前提,可以看到,通过全球央行集体干预救市,到欧洲央行决定对欧洲银行体系提供额外支持,包括额外的更长期限的长期再融资操作(LTRO)、放宽抵押品池(Collateral Pool)范围等四项非常规措施,显示欧洲央行将有望发挥更大的作用。12月22日,欧洲央行如期决定向欧元区银行提供4891.9亿欧元的贷款,有利于为银行提供流动性,试图避免大银行倒闭引发的系统性金融风险。

  但是,正如笔者一直强调的,欧元区核心国之间、核心国与非核心国之间、德国央行与欧洲央行之间、各国政党与选民之间、一直存在广泛而深刻的矛盾,使得欧债问题具有长期性。例如,究竟未来欧洲央行能否发挥更大作用,关键还要看德国能否改变一贯反对的态度。除此之外,欧元区与英国的矛盾也在加大,特别是不久前的欧盟峰会上,英国拒绝接受欧盟修改条约,阻挠了欧盟财政一体化的进程。同样,就欧元区向IMF提供贷款之事,英国也并不配合。这也就导致当前欧盟内部分化成“26+1”格局,英国在欧盟中越显孤立。据报道,目前英国财政部已经在制定欧元区解体后的应急计划,以减少欧元解体造成的经济冲击,同时缓和向新货币的过渡。可见,2012年不能完全排除欧元区内部无法协调,个别债务国退出欧元区而造成欧元区解体的可能。一旦这些情况发生,无疑将会对全球经济造成巨大冲击,中国很难独善其身。海外经济复杂多变之下,国内经济政策更应时刻关注海外经济的变化,注重灵活性。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