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流入、信贷扩张及其风险
莱因哈特
[ 2012-05-22 ]

  概要:本文概括了最近有关资本流入、信贷扩张以及它们对资本价格、经济周期、金融危机的影响及其互动关系的研究结论。本文目的在于总结相关文献的要点,并促进大家讨论中国近年来的金融和经济发展在多大程度上符合既有规律,这些规律是在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跨国和历史经验基础上得出的。本文提出的最主要问题在于,这些发展究竟是预示了潜在后果很严重的银行业危机,还是预示了更为温和的情况即软着陆。

一、引言

  过去三十年,当大多数国家放松跨境资本管制之后,一个显著特征就是资本流入变得越来越频繁[2]。流入新兴经济体的资本,可以为投资提供资金,促进经济增长,并通过平滑消费,增加居民福利。然而,资本流入也可能导致货币增加和信贷扩张,扰乱货币政策,增加金融系统的脆弱性,扭曲资产价格。大量的资本流入往往和扩张性的经济政策相伴随[3]。发达国家2007年之后同样出现危机,资本流入的激增和流动性过剩之间的联系并不仅存在于新兴经济体[4]。

  尽管仍保留着资本管制,近年来中国也面临了资本流入增加的挑战,未来也还将如此。Lardy(2012)讨论了金融部门脆弱性的不同方面及其对未来实体经济的影响,本文是对该文的补充,并从历史和国际比较的角度作了进一步论述。

  本文安排如下:第二部分首先简短回顾中国在资本流动、外汇储备积累、国内信贷和房地产价格方面众所周知的趋势和发展。然后通过回顾相关文献,我们讨论了汇率政策和资本流动、信贷增长模式之间的关系,并总结主要经验研究结果。第三部分讨论资本流入激增和信贷扩张是否使得经济更容易发生危机的问题。为了归纳主要经验研究结果,我们区分了专门讨论资本流入的研究和主要关注国内信贷周期的研究,也区分了银行危机和通胀危机。第四部分讨论在危机时刻反复出现的“隐性债务”问题,这一问题和中国的当前处境非常切合。本文提出的最主要问题在,这些发展究竟是预示了潜在后果很严重的银行业危机,还是预示了更为温和的情况即软着陆。

二、资本流动和信贷:广为人知的趋势和少为人知的相互作用

  在中国(或其它任何固定汇率国家),讨论国内信贷扩张,必然涉及汇率政策,特别是涉及对外汇市场的干预,以及干预是否得到了对冲。

  1、外汇储备的积累和国内信贷

  从基本的国际收支会计等式来看,资本流入(资本账户过剩)要么与经常账户赤字相伴,要么与中央银行储备的积累相伴,或者这两者同时出现[5]。1990年代的泰国资本流入主要与经常账户赤字的不断扩大相伴,而在中国,资本流入和央行外汇储备的激增相伴。

  对冲性汇率干预的目的包含两个方面[6]。一方面,外汇市场的干预,意在阻止至少是缓解名义汇率的升值。因为如果没有汇率干预,资本流入会导致汇率升值。同时,央行在国内公开市场操作中,卖出资产,减少国内储备,以对冲上述干预对于总储备和货币供给的影响。否则央行在积累外汇储备的同时,会大量释放流动性。其它类型的对冲方法通常涉及准备金率的提高。这些操作没有减少储备增加对基础货币的影响,但缩小了货币乘数,从而也减少了对广义货币和信贷创造的影响。如同其它新兴经济体,在中国,准备金率一直是央行对付资本流入的一个常用的货币政策工具(Lardy,2008,2012)。另一个并不常用的对冲手段是将政府存款从银行系统转移至央行,这等于对这些政府存款实施了100%的存款准备金要求。

  通过考察1990年代几次资本流入时期汇率和货币政策方面的“教训”(如Reinhart和Reinhart,1998),我们可以发现,尽管货币政策当局不断地努力,采取各种方法进行对冲,但外汇储备积累导致的广义货币扩张效应,绝少能被流动性分流政策所完全对冲掉。

  图1 显示了中国自1980年开始的无与伦比的外汇储备(不含黄金)积累过程。如图所示,虽然中国外汇储备的绝对量以指数形式增加,但图1中的插图显示,中国外汇储备取对数后的值以稳定的速度上升,这是因为中国经济也在快速增长。

图1 1981-2011年中国外汇储备(不含黄金,十亿美元)

 
 
数据来源: Bloomberg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FS数据库

  正如上文所述,许许多多资本流入的案例都显示,迅速上升的外汇储备很少能够得到完全的对冲。在这方面,中国也不例外。 

  因此,如图1 所示的30年内,中国国内信贷,无论以真实值衡量,还是以其占GDP的比值来衡量,都显著上升了(图2)。事实上,图2显著低估了信贷扩张的幅度,因为最近一些年民间借贷的规模激增(参见Lardy(2008)对Li Jianzhun(2008)关于地下信贷规模的研究的摘要)。

  伴随着资本流入,国内信贷占GDP的比重上升,这表明金融深化程度上升,而这又和长期经济增长正相关,这在Ross Levine的多个研究中已经得到证实。但同时,伴随着大量资本流入,信贷扩张常常以悲剧收场,触发金融危机的全面爆发(下文对此详细阐述)。资本流入和信贷扩张都是“双刃剑”。

图2 中国:1978-2010年国内信贷占GDP的比重(%)和银行业危机

 
 
数据来源: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FS数据库,全球经济展望,中国国家统计局,Reinhart and Rogoff (2009)

  尽管图2中私人债务负担的增加非常明显,将中国的经验与国际经验进行比较也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结论。表1显示了中国和其它国家1978-2010年(IMF只有这些年份的中国国内银行信贷数据),以及1997年至最近的2010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的国内信贷占GDP比重的变化[7]。除了中国数据,我们还报告了发达经济体(其中2007-09遭受金融危机的国家单独报告)和新兴经济体多个小组的数据。

  表1显示,在信贷与GDP之比方面,唯一比中国增速更快的是那些信贷扩张及房地产泡沫以严重金融危机形式收场的发达经济体。对于1997-1998年曾遭受亚洲金融危机的国家而言,虽然1978年-2010年信贷整体增速较低,但对细分数据进行考察,可以发现1997年危机之前,这些国家的信贷大幅度扩张;而1997年之后,出现大幅度的去杠杆化。这在表1和下文的图4中都可以清楚看到 。[8]

表1  1978-2010年部分国家信贷在GDP中的比重(%)

 

Country

 

 

1978-2010

 

1997-2010

 

 

 

China

109.1

46.9

 

 

 

Selected advanced economies

 

 

Australia

99.0

60.3

Austria

58.4

6.8

Finland

57.9

45.5

France

52.7

32.4

Germany

42.1

-5.8

Japan (crisis in 1991)

70.7

18.9

Average

63.47

26.35

 

 

 

Selected emerging markets

 

 

Argentina (crisis in 2001)

-6.4

-1.2

Brazil

53.2

39.4

Chile

31.2

9.2

India

39.0

29.3

South Africa

30.1

21.1

Average

29.42

19.56

 

 

 

1997-1998 crisis countries

 

 

Indonesia

15.7

-24.0

Korea

67.5

41.8

Thailand

50.7

-68.5

Average

44.63

-16.9

 

 

 

2007-2009 crisis countries

 

 

Greece

74.5

65.0

Ireland

194.3

146.3

Italy

37.7

52.4

Portugal

109.4

37.1

Spain

138.0

129.1

United Kingdom

186.1

102.0

United States

108.2

43.7

Average

121.17

82.23

注:美国数据为私人负债总额(银行和非银行),数据来自Flow of Funds.

  2、汇率制度、资本流动与国内信贷之间的关系

  在Reinhart and Reinhart (1998,2008)对过去资本流动周期的研究基础上, Magud, Reinhart, and Vesperoni (2011,下称MRV)考察了25个新兴经济体在最近一轮资本流入周期中的情况,包括2008年资本流入突然中止的欧洲新兴国家的情况。该研究重点在于考察国内信贷、资本流入和汇率制度之间的关系。主要经验结果如图3所示。[9]

  图3a显示,汇率制度弹性更小的经济体当中,私人部门所获信贷更高(附录的表1介绍了汇率制度的几种类别,包括最缺乏弹性的类别1以及弹性最高的类别6)。图3b显示信贷总额中的外币信贷占比与汇率制度之间有显著关系。汇率弹性越低的国家,外币信贷在总信贷中的比重倾向于越高。图3c显示汇率弹性越小的经济体,资本流动规模越大,尽管散点图显示在非常缺乏弹性的汇率制度下有一些例外情况。[10]

  MRV证明在大量资本流入时期,汇率弹性小的经济体的信贷增速更快。关于不同汇率制度下经济表现的研究往往聚焦于于经济增长、通货膨胀、财政政策、经常账户调整等,而很少考察国内信贷的演化。在一篇相关的论文中, Mendoza and Terrones (2011)证明,在信贷扩张达到顶峰之前,资本流入会出现激增,而信贷扩张在汇率弹性低的国家出现的频率更高。MRV讨论和证明了资本流入、国内信贷和汇率政策之间的关系为什么以及是如何通过银行中介表现出来的。如果汇率制度更为刚性的国家倾向于出现更大规模的资本流入,那么信贷增长趋势就完全可以得到解释。然而,通过考察资本流动与GDP的比重和汇率制度之间的关系,我们没有发现引人注目令人信服的证据。

图3  汇率弹性、信贷和资本流动

 

  3、政策问题

  基于他们的研究成果,MRV建议,抵消汇率僵化影响的最有用的政策工具包括:

  针对不同货币实行不同的流动性要求,或者再与边际性的、针对对外批发性融资的存款准备金要求相结合。这两者都会通过减少本币信贷和外币信贷之间的利差,而抑制信贷,减少外币借款的动机。全面性的提高准备金要求,或者限制银行系统对外借贷,也可以减少国内信贷增长。

  增加外汇贷款的资本金要求,并/或引进外汇贷款的动态拨备(例如随着外汇贷款在总贷款中的比重的上升,提高拨备)。这会激励银行将潜在借款者的货币错配导致的信贷风险内部化。这也可以为资本流动逆转建立缓冲区。

  收紧债务收入比和贷款价值比要求(基于负债所使用的货币),也会直接导致国内信贷紧缩,并且可能比提高国内利率等传统的货币紧缩政策更有效。

  要想全面了解金融危机之后目的在于遏制信贷扩张、资产价格泡沫以及金融部门脆弱性的宏观审慎监管,可以参见Goldstein(2012)。该文不仅介绍了一般性的讨论,也介绍了对于中国的启示。

  4、伴生的房地产繁荣

  历史上,信贷扩张始终与资本价格繁荣相伴。Kaminsky and Reinhart(1999)在股票方面对此进行了证明。股票和房地产价格的暴涨,往往与杠杆比率的上升周期相伴。最近,Schularick and Taylor (2011)对此做了一个历史梳理,结果表明二战之前就有了这一模式。令人惊奇的是很多人认为美国2000-2006年的房地产泡沫是独一无二且空前的。这次房地产泡沫对美国而言,的确在规模上是空前的。至少在我们拥有可比数据的过去一个世纪之内确实如此。然而,在更广泛的全球范围内,房地产泡沫经历并不限于美国一国,其规模与那些同样以悲惨的金融危机告终的其它国家的房地产泡沫相比,也不算夸张。

  图4比较了在2002-2006年各国的房价增幅情况。这个时期正好是2007年夏天爆发的次贷危机的前期。红色柱子表明,此段时间的房地产价格暴涨最终导致这些国家在2007-2009年出现系统性的银行危机。其它国家也经历了更加轻微的金融困境。在很多国家,在危机爆发五年后,房地产价格仍未趋稳,其中,爱尔兰、西班牙的房价在近期仍然出现明显下降。Reinhart and Rogoff (2009)的研究表明,对于具有房地产数据的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危机前的房价暴涨和危机后的房价暴跌是所有重大金融危机的普遍特征。根据他们的研究,房价下跌持续时间平均为六年,从波峰到波谷的平均下跌幅度为36%。其中日本自1991年银行业危机开始后,全国范围内城镇住宅用地的价格持续下跌至2011年。

  自2003年1月份到2010年5月,上海存量房价格扣除价格因素后上涨了100%,在此之后则又下降了7%。尽管房价的小幅下降是房价暴涨(或曰泡沫)之后的适当冷却,但大幅度的房价下降往往是银行业出现问题的先兆。这一规律非常稳健,有很强的预测能力。[11]

图 4. 2002-2006年的房地产价格上涨幅度和2007-2009年的银行业危机。

 

数据来源: 中国国家统计局, Reinhart and Rogoff (2009),以及作者的计算。

三、资本流入和信贷扩张让各国更容易发生危机?

  对一个国家来说,资本流入是福还是祸?或者这样来说,它们的作用是否是中性的,它们是否使金融危机更可能发生或者更严重?很多文献里都研究了资本流入的著名案例,在这些案例里,资本流入往往都以巨大的危机为结局。其中包括众所周知的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拉美地区金融危机(参见Diaz Alejandro(1985)的经典文章)和俄罗斯1998年危机发生后因资本流动突然停止而导致的阿根廷经济崩溃(Calvo and Talvi,2005)。这些事件或广为人知,或不太清楚。本节不会考察这些具体的事件,而是系统地研究资本流入和金融危机之间的潜在联系。Reinhart and Reinhart(2008)研究过资本流动性这个问题;Mendoza and Terrones(2008,2011),Reinhart and Reinhart (2010),Schularick and Taylor (2011)都研究过国内信贷扩张。

  1、资本流入和金融危机

  Reinhart and Reinhart(2008)将资本流入按国家分类,Reinhart and Rogoff(2009)也对金融危机进行了分类。根据危机和资本流入发生的时间,Reinhart和Reinhart(2008)构造了一个针对每个国家的概率组合。对样本中的64个国家当中的每一个国家来说,都有四种危机发生的无条件概率,包括对外主权债务违约(或重组),货币崩溃,通货膨胀危机和银行业危机。他们还构造了在资本流入的前后三年内,每种危机发生的概率——危机的条件概率。如果资本流入更容易导致危机的话,危机的条件概率——P(危机│资本流入)应该比无条件概率——P(危机)更高。

  为了逃离中国可能存在的脆弱性,我们这里将把注意力集中在内部危机上(银行业和通货膨胀),因为货币危机和对外主权债务的违约都不可能发生,毕竟中国总体的(包括公共部门和私人部门)对外负债水平很低(特别是相对高流动性的国际储备而言),并且中国拥有庞大的外汇储备、经常账户赢余和广泛的资本账户管制。要记住,日本长达二十年的银行业、房地产危机以及20世纪90年代因向无利可图的国有企业提供贷款而产生的中国银行业危机,主要都是内部危机。

  Reinhart和Reinhart(2008)得出的一个主要结论就是,这四种危机在大量资本流入时的条件概论明显高于无条件概率。换句话说,在出现资本流入时,金融危机的发生概率更高。

  图5和图6分别表示各个国家发生银行业危机和通货膨胀危机的条件概率和无条件概率。尽管发达经济体的(条件和无条件)危机概率比低收入国家要低得多,但几个实例都显示,在出现资本流入时他们的危机概率更高。值得注意的是,芬兰和挪威的银行危机概率较高。而当囊括最近发生的危机后,从定量和定性来看,发达经济体与新兴经济体发生危机的概率已经非常接近。

图5.资本流入导致更容易发生银行危机?(1960-2007年的66个国家数据)

 
 
资料来源:Reinhart and Reinhart(2009),以及该文援引的相关资料。

图6. 资本流入导致更容易发生通货膨胀危机?(1960-2007年的66个国家数据)

 
 
  2、信贷扩张和危机

  对信贷扩张和危机之间联系的研究,开始于1994年底-1995年发生的墨西哥银行和货币崩溃,以及随后发生的1997-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近十年这方面的学术研究比较少(直到次贷危机爆发),最近这个课题再次开始受到学术界的追捧。

  Kaminsky and Reinhart(1999),Goldstein,Kaminsky and Reinhart(2000)在早期的论文中,使用“信号”的方法开发了一个早期预警系统,以此来发现“不正常”的信贷与GDP之比,这是银行和货币危机的一个先行指标。他们还发现,在大样本的新兴经济体危机和小样本的发达经济体危机中,股票真实价格的12个月期变化(这本身与信贷扩张非常相关)起着很大的决定作用。然而,Gourinchas,Valdes and Landerretche(2001)在对拉美国家的实证研究中发现,信贷的扩张和紧缩与危机之间的关系并不大。他们对信贷周期的定义和时间界定与那种使用“信号方法”的论文不同,随后便被Mendoza and Terrones(2008)所批评。Mendoza and Terrones(2008)研究了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近五十次的信贷扩张历史。他们认为,虽然并非所有的信贷扩张都以危机而告终,但几乎所有的金融危机都是由信贷扩张引起的(与早期的“信号方法”结果一致)。该文在宏观经济数据之外,又以微观企业数据作为补充,并且截止日期为2006年,因而毫不奇怪,他们得出结论认为,在信贷扩张和随后的金融危机之间的关系上,新兴经济体比发达经济体更为明显。

  作为这项工作的延伸,Mendoza and Terrones(2011),在纳入2007年后的危机数据后,得出结论认为,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在以危机告终的信贷扩张方面)之间的差异消失了。Schularick and Taylor(2011)在最近几篇论文中,增加了对追溯到1870年的12个发达经济体的样本分析。这次数据的扩展是出于与中国进行比较的考虑,如今的发达经济体在如此长的样本期间(约140年)也经历了经济快速增长,而且在很长时期内资本账户流动性也比最近三十年低得多。一个重要的发现是,无论是否发生危机,信贷的扩张和紧缩显著影响了实体经济的周期,这一影响随着时间的变化非常稳健。相比之下,货币总量与产出之间的联系已经变得非常微弱,尽管之前联系密切。在随后的论文里,Jorda,Schularick and Taylor(2011)在测试了一系列经济金融指标后得出结论,信贷增长是金融动荡的最好预测指标(见Goldstein,Kaminsk and Reinhart,2000年)。这一结论似乎有些夸大,因为他们所选取的替代指标有限。然而这篇论文清楚地表明,总体而言,信贷扩张清楚地预示了危机可能性。

  为了用广为人知的危机事件来说明这一点,Reinhart and Reinhart(2010)在其为Jackson Hole会议提交的论文里谈到,尽管在各个事件中,货币政策、财政政策和汇率政策显著不同(包括危机前、危机中和危机后),但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危机前会出现十年或更长时间的信贷扩张,而在银行危机之后则出现持续的去杠杆化,平均持续时间约为7年。图7就是摘自这篇论文,并把重点放在波动幅度上。上方的柱形反映国内信贷占GDP比例从危机前10年的最小值(通常最小值的时间为t-10)到危机发生前后的最大值的增长幅度[12]

  显而易见的是,在危机前,信贷占GDP比例的增长并不相同,其中智利(1981)和泰国(1997年)在发生危机前,该比例增长了80至90个百分点;而对发达经济体来说,日本(1992年)始终保持最高纪录,增长了70个百分点。[13]在各个事件中,国内银行信贷占GDP比例上升幅度的中位数约为38个百分点。在危机发生后的短期内,杠杆化比率仍会增长,尽管信贷崩溃已在进行。在这个阶段,名义GDP大幅下跌(贷款余额并未减少),所以信贷占GDP的比例会增加。通常情况下,越不愿意(或不能)减记不良债务,越将延长这个去杠杆化的过程。[14]这种模式表现最明显的是在日本危机后,日本信贷占GDP的比例不断攀升,到1996年达到了260.5%的高峰。

图7,金融危机前后21年的国内银行信贷占GDP比例:二战后15次信贷周期波动

 
 
来源:Reinhart 和Reinhart(2010年) ,包括作者的计算。

注释:图中所示的信贷扩张幅度对应着,危机发生时国内银行信贷占GDP比例的最大值和金融危机前10年的最小值的差。同样地,去杠杆化程度也是用危机后10年内达到的信贷占GDP比例最小值和危机前后的最大值来计算的。对韩国来说,1987-2007年间(危机前后10年),国内银行信贷占GDP比例存在一个不间断的增长。危机后的去杠杆化则似乎只限于外债(见Reinhart,2010年)。

隐性债务

  波斯谚语有云,在四个方面,每个人所拥有的都多于他们所知道的:罪、债、年纪和敌人。

  我这里只讨论上述列表中的第二项。到此为止,我们主要考察了那些看得见的债务。这多少比较准确。然而,债务积累经常是看不到的,这并非是个新现象。Diaz Alejandro(1985)在分析上世纪80年代早期的智利危机时,具有预见性地写到银行部门中的政府或有债务,他让我们想象这样一个国家:“所记录的公共部门赤字是不存在的、微乎其微的或适中的,一些观察家甚至庆贺国家资产负债表中的那些公开债务的重要性的下降。”

  私有部门和地方政府则是另外一回事。信贷扩张、房地产和股票价格飞涨,债务同样如此,增长看似不可阻挡。然而,Diaz Alejandro解释到,繁荣是一个假象:“没有人花时间去调查那些永远在增长的借款者和贷款者群体当中的新成员的信用,没有人去监督和检查银行的资产组合”。

  当资产价格开启下行通道时,银行部门充斥了高负债(其中很高比例是不良贷款),面临较低的资本充足率。家庭部门也受到萧条的房地产市场的显著影响。在此情况之下,私人部门债务向公共部门资产债务表的转移就在银行危机期间屡屡发生。

  隐性债务可以以多种方式出现,其中一部分在中国尤为突出。例如:

  缺乏资金或资金不足的养老金计划的负债。大多数发达经济体在这方面的隐性负债规模非常大。由于人口结构和社会保障体系的不同,这个问题在新兴经济体中要好一些。

  私人部门(经常是银行部门)的或有负债:这是发达经济体在当前经济危机中已经出现并将持续面临的问题。例如冰岛、爱尔兰以及情况相对较好的西班牙,这些国家在危机前均有过私人信贷扩张时期。中国的银行债务中,尤其是与房地产相关的负债中,有多少比例是这类隐形债务外界并不知道。即使私人部门负债以更精确度量(这很罕见),将要转移到公共部门的债务比例在没有出事之前很难测量。

  地方、州级或省级政府债务:这些债务在历史上总是不能精确度量。相对中央政府而言,这些负债的证券化程度低得多,置于资产负债表之外的可能性更高。在中国,这一问题更加复杂,因为存在非正规市场或影子银行部门的债务交易。在繁荣阶段隐形的地方政府和省级政府负债将会损及中央政府的资产负债表。2001年阿根廷一些省份以及1890年巴林银行危机在这方面臭名昭著,而当前西班牙一些省份又让人想起同样的问题。

  中央银行负债:央行为对冲所购买的外汇而发行的债务很少像以中央政府债务那样来记账。中央银行隐形负债的一个变体就是泰国中央银行在1997年危机前夜的庞大的表外外汇市场衍生品头寸。

  非官方的影子银行部门负债:正如前面讨论的,中国这一部分负债已经达到较大比例。Reinhart and Rogoff (2009)对一些危机事件的研究认为,只有当资产价格崩溃暴露出来其问题时,金融公司的各项活动才略为人知。

  线下应付账款:各级政府,主要是省级和地方政府在危机前和危机中都会迅速积累应付账款,也就是延迟支付、违约或仅支付一部分。这是在当前欧洲外围以及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和伊利诺斯洲出现出现的并非少见的现象。

结论

  在谈到美国房地产价格下降以及美国日益突出的金融困境时,Ken Rogoff和我在2008年1月份总结到:

  “托尔斯泰在他经典名著《安娜•卡列尼娜》的开篇提到“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其不幸”。每次金融危机毫无疑问都是有区别的,但也有一些惊人的相似之处:资产价格的上升、债务的累积、经济增长模式的问题、经常账户的赤字…”

  或许美国能证明自己是个另类的幸福家庭,尽管它与许多危机国家有着表面的相似性,但它只是承受了相比而言最为温和的经济滑坡。或许这次不一样,正如很多人认为的那样。尽管如此,这次危机在性质和程度方面与战后工业化国家金融危机的相似之处值得注意和铭记。

  最后,我们认为本文尽管聚焦于美国,其它一些国家也具有相似特征,包括西班牙、英国和爱尔兰,他们在2007年开始经历房价调整。不幸家庭也可以是一样的。

  ——Reinhart and Rogoff (2008)

  如前所述,中国并没有经常账户赤字和大量对外负债。这也并非1991年日本所遇到的境况,而且也不是国内银行危机的先决条件。英国在19世纪经历了多次严重的金融危机,当时它也是全世界的借款人。或许在当前中国,股票价格和房地产价格的下降是温和并且是有益的,而不是暴跌的前期。然而从政策的角度来看,有必要抱有最好的希望同时也做最坏的打算。为此,量化、核算、合计那些可见的或隐性的债务并预留拨备是一个好的起点。

作者:Carmen M. Reinhart(卡门•莱因哈特)

注:

[1]本文为中国金融40人论坛和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2012年4月27-28日在北京联合组织的“中美经济学家学术交流会”参会论文。

[2]可参考Reinhart and Reinhart (2008),以及该文涉及的文献。

[3]参见 Kaminsky, Reinhart, and Vegh (2004)。

[4]参见Reinhart and  Rogoff (2009)。

[5]简短有效的复式记账法,可以确保除了统计错漏之外,资本账户盈余和曰资本账户净流入(KA)和经常账户盈余(CA),以及官方外汇储备变动(RA) 之和始终满足恒等式T:KA+CA+RA ≡ 0, 其中,若RA < 0 ,则意味着货币当局的外汇储备增加。

[6]对对冲操作的更详细的讨论,可参考 Reinhart and Reinhart (1998)。

[7]2011年,大部分国家都有部分月度数据,但可得的最近月份的数据并不一致。

[8]参见Reinhart and Reinhart (2010)。

[9]对于完整的实证分析,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该文原文。

[10] 参考Reinhart and Rogoff (2003) 附录表1对汇率制度的分类1和2.

[11]关于资产价格的“预测”能力, Goldstein, Kaminsky and Reinhart (2000), 在考察了众多金融和经济指标的预测能力之后,发现发现股票价格噪音最小,预测能力最强。Reinhart and Rogoff (2009)采用GKR方法考察房地产价格之后,发现房地产价格预测能力最耿强。

[12]韩国是个例外,国内信贷占GDP比例的上升趋势并没有被1997-1998年发生金融危机破坏。这种情形与同一时期韩国的外债占GDP比例在金融危机前明显扩张和危机后下降不同。

[13]实际上,在日本,这个比率从1982年就开始迅速增长,早于我们图表的10年范围。

[14]以墨西哥为例,1994-1995年亚洲金融危机之后,对消费者权益的定位不准确推迟了抵押贷款市场的调整。

参考文献

Backe, P. and C. Wojcik (2008), “Credit Booms, Monetary Integration, and the Neoclassical Synthesis,” Journal of Banking and Finance, 32, 458-470.

Bubula, A., and I. Ötker-Robe (2003), “Are Pegged and Intermediate Regimes More Crisis Prone?” IMF Working Paper 03/223 (Washington: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Calvo, Guillermo A., and Ernesto Talvi, “Sudden Stop, Financial Factors and Economic Collapse in Latin America: Learning from Argentina and Chile,”   NBER Working Paper 11153, February 2005.

Diaz-Alejandro, Carlos. “Good-Bye Financial Repression, Hello Financial Crash.”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19(1/2), February 1985, 1-24.

Goldstein, M., G.Kaminsky, and C. Reinhart (2000). ,Assessing Financial Vulnerability: An Early Warning System for Emerging Markets (with Morris, (Washington, D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Goldstein, M. (2012), “Financial Regulation and Reform After the Crisis,” paper prepared for the CF40-PIIE Conference, Beijing, April 26-28.

Jordà, O., M. Schularick and A. Taylor “When Credit Bites Back: Leverage, Business Cycles, and Crises” NBER WP 17621

Kaminsky, G., C. Reinhart, and C. Végh (2004), “When It Rains, It Pours: Procyclical Capital Flows and Macroeconomic Policies,” NBER Working Paper 10780.

Lardy, N. (2008) “Financial Repression in China,” Peterson Institute Policy Brief Number PB 08-8se, Spetember.

Lardy, N. (2012). Sustaining China's Economic Growth after the Global Financial Crisis (Washington DC: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January).

Li Jianzhun (2008) “Irregular Credit Completely Offsets the Retrenchment Gap,” China

Economic Management Report, July.

Magud, N., C. Reinhart, and E. Vesperoni, “Capital Inflows, Exchange Rate Flexibility, and Credit Booms” NBER Working Paper 17670, December 2011.

Mendoza, E. and M. Terrones (2008), “An Anatomy of Credit Booms: Evidence from Macro Aggregates and Micro Data,” NBER Working Paper 14049.

Mendoza, E. and M. Terrones (2011), “An Anatomy of Credit Booms and their Demise” mimeograph, University of Maryland, November.

Reinhart, C. and V. Reinhart (1998) “Some Lessons for Policy Makers Who Deal with the Mixed Blessing of Capital Inflows,” in Miles Kahler, ed. Capital Flows and Financial Crises, (Ithaca, NY: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93-127.

Reinhart, C. and V. Reinhart (2008), “Capital Flow Bonanzas: An Encompassing View of the Past and Present,” in Jeffrey Frankel and Francesco Giavazzi (eds.) NBER International Seminar in Macroeconomics 2008, (Chicago: Chicago University Press for the NBER, 2009). 1-54.

Reinhart, C. and V. Reinhart (2010), “After the Fall,” forthcoming in Federal Reserve Bank of Kansas City Economic Policy Symposium, Macroeconomic Challenges: The Decade Ahead at Jackson Hole, Wyoming, on August 26-28, 2010.

Reinhart, C. and K. Rogoff (2004), “The Modern History of Exchange Rate Arrangements:  A Reinterpretation,”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19(1):1-48, February.

Reinhart, C. and K. Rogoff (2008) “Is The 2007 U.S. Subprime Crisis So Different? An, International Historical Comparison,”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Vol. 98 No. 2, May 2008, 339-344.

Reinhart, C. and K. Rogoff (2009), This Time It’s Different: Eight Centuries of Financial Folly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September).

Schularick, M. and A. Taylor “Credit Booms Gone Bust: Monetary Policy, Leverage Cycles and Financial Crises, 1870–2008” forthcoming in the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