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学术交流 >密报 >众说纷纭 路在何方
字体大小[] [] []
众说纷纭 路在何方
——德央行-OMFIF研讨会侧记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特邀研究员 王信 [ 2012-06-11 ] 共有0条点评

  2012年前几个月,欧元区市场有所走稳,短期内爆发系统性危机的可能性显著降低,但有关欧债危机和欧元区前景的争论从未停息。3月13、14日,笔者分别参加了德国合作银行(DZ Bank)举办的小型晚宴,以及德央行与官方货币金融机构论坛(OMFIF)共同主办的国际经济研讨会,广泛接触欧美经济金融界高层人物,深入了解其观点。总体而言,英美人士大多对欧债危机和欧元前景持怀疑甚至否定态度;德国高层较为谨慎,反复强调风险和重债国的结构改革,避免自身承担过多救助责任;其它国家人士的观点也各有不同。现将有关情况简报如下。

一、英国人:直言不讳的怀疑、否定

  3月13日晚,德国合作银行(DZ Bank)在其法兰克福280米高的主楼顶层餐厅举办小型晚宴。华灯初上,法兰克福溢彩流光,如同一盘闪亮的大棋局。

  笔者与一位英国前财政大臣相邻,得以详细询问他对欧元等问题的看法。英国人向以绅士风度著称,但在欧元问题上,英国人更多是怀疑和批评,这在这位英国勋爵身上表现得尤为明显。他对笔者说,欧元区存在根本缺陷。欧元区各国经济状况不同,却适用同样的利率,显然不合理。欧元区财政不统一,过去设计的“不救助条款”根本不起作用;欧元区需要建立真正的财政转移联盟,而不是危机时期的救助联盟,但这很难实现。近期欧央行进行3年期再融资操作,银行用所得资金购买欧元区国债,这实际上是财政赤字货币化,在德国是违法的,也违反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

  他指出,虽然一些欧元区重债国的财政赤字、公共债务指标优于英国,但其国债收益率比英国国债收益率高得多。这主要是因为英国可以通过英镑贬值提高竞争力,英国有独立的货币政策,可以采取量化宽松等政策,而欧元区重债国手脚被绑住了。他并不认为货币贬值可包治百病,但至少是重要的调整手段;否则,重债国为了重拾竞争力,工资、养老金、物价等势必下调,过程太痛苦,而债务可持续目标较难实现,很容易引发政治动荡。

  英国勋爵指出,从历史经验看,无财政联盟为支撑的单一货币平均寿命只有25年。未来欧元区将出现更多的债务违约、政治动荡,不出5-10年,希腊将退出欧元区,之后葡萄牙、西班牙将成为市场炒作的焦点。目前很多人似乎生活在幻境中,不愿直面简单的现实。

  笔者问,如果欧洲各国各自为政,不团结起来,如果与美国等大国竞争,而且历史上欧洲纷争容易导致战争。勋爵称,欧洲确有必要团结,货币联盟也有降低交易成本的好处,但各国总是漫无边际地开会、争吵,时间全浪费了;欧盟委员会主席、理事会主席份量都太轻,奥巴马都不知道该给谁打电话。在全球化时代,各国经济联系密切,不会爆发大规模战争。

  关于英国与欧洲一体化进程,英国勋爵指出,工党上台后,首相布莱尔出于政治原因,对加入欧元较积极;但财长布朗要把经济大权抓在自己手里,搞了所谓判断英国是否应该加入欧元的五项检验。其中,真正有意义的是研究英国经济周期是否与欧元区其它经济体趋同,但这在短期内根本看不出来。近年来,英国有关加入欧元的声音更加沉寂,有人甚至提议英国干脆退出欧盟。2011年末,出于稳定欧洲形势的需要,英国决定向IMF提供资金,议会的阻力较大,民众也很不满意。

  针对是否担心英国被孤立的问题,勋爵嗤之以鼻,说被孤立在错误的进程之外,何惧之有。他还认为,近期欧元区的演变对伦敦金融中心的地位影响不大,但国际金融监管改革对伦敦城会产生较大冲击。近期欧洲征收金融交易税的可能性很小,因其需要欧盟每个成员国的同意;如果某国单方面征收,金融业务就会流失。

  3月13日的晚宴上,另一位英国勋爵、前欧盟委员会副主席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他首先盛赞德国对欧洲经济货币一体化作出的无可比拟的贡献,然后话锋一转,批评德国不应作为欧洲唯一的主导性大国,过于将其所谓原则强加于他国。过去欧洲重大决策是法、英、德、意博弈的结果,如今德国几乎可以为所欲为。如德国坚持的新财政条约就是错误的,只会导致重债国经济萧条。目前欧元区各国民众对欧洲一体化的疑虑及对德国的不满上升,连过去很支持欧洲货币联盟的荷兰人亦如此。长此以往,一些国家的极端政治势力将抬头,社会动荡加剧,甚至危及欧元区的民主政治。德国应该承认,它庞大的出口机器从货币联盟中受益很大,应与其它国家共同推动增长战略,而不是一味给其它国家设定救助的前提条件。否则,德国可能亲手葬送其为之付出巨大努力的欧洲经济货币联盟。过去,欧洲货币联盟对世界其它地区是一个典范,如果其走向没落,将产生较大的负面影响。

  德国与会人士似乎不愿对此多加置评。一位德央行高管只是简单地回应,德国人对欧洲领袖的地位还感到不自在,“二战”后出生的许多人根本没想到,德国有朝一日还会主导欧洲。许多问题超越了货币联盟的范畴,德国只想发挥其应有的作用,而不是什么主导性、决定性作用。

  几位人士持同情德国的观点。丹麦一位大学教授认为,德国要求重债国进行财政紧缩是必要的;不可否认,德国是对欧洲货币联盟贡献最大的国家。上述前英国财政大臣也指出,不可高估德国从欧元区获得的收益。长期以来德国经济特别是出口部门表现强劲,主要是由于经济调整后,竞争力加强、生产率提高,即使当年德国马克升值,对德国出口的影响也有限。此次危机后欧元区利率持续偏低,德国可能面临较大的通胀压力,并不总是从货币联盟中受益。他还私下对笔者说,德国人不愿充当欧洲领袖,是自己怕自己,两次世界大战给他们留下的历史包袱太重了。

  3月14日在德央行举行的研讨会上,另外几位英国人也对欧元前景持较为悲观的看法。一位前英格兰银行高管认为,危机前,欧元区各国对公共债务、金融机构杠杆率问题未给予充分重视;危机后,也没有建立系统性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欧元区的治理特别是在政治、财政方面,存在诸多令人不解的问题。欧盟应作出艰难的决定,但他对欧元区前景感到更悲观了。

  一位安永合伙人称,欧洲正处在关键的历史时刻,他的很多客户从根本上缺乏对政府和银行的信任,认为全球化进程可能会放缓甚至逆转。应认真思考目前欧元的角色、欧元和欧元区银行体系最终结局等问题,各国政治家必须对选民开诚布公。目前存在较多非民主的做法;央行的角色已经改变,扮演了政治角色,应对其与其它机构的关系进行严肃的讨论。

二、德国人:敲打他国,避免自身承担过多责任

  一位德央行高管在研讨会致辞中,首先提及德央行由于大幅增加风险拨备、2011年利润急剧减少。他还指出,欧洲实时自动清算系统(TARGET2)中,德央行持有大量缺乏优质抵押品的债权,可能是未来德国面临的最大风险。过去短短十天左右,魏德曼多次提及TARGET2,显见德央行改变了过去在此问题上的低调做法。他列举了近期欧盟在希腊危机救助、财政紧缩和结构改革、防火墙建设以及金融监管改革等四个方面取得的进展,指出有关措施有利于争取时间,但时光不容虚掷。他以德国为例,说明结构改革虽然痛苦,但最终将结出累累硕果。而近日西班牙宣布无法实现原定财政紧缩目标,令人忧虑。

  另一位德央行高管在研讨会上指出,过去欧洲银行的融资主要通过1周的再融资,但目前则依赖欧央行的三年期再融资,这种模式恐难以持续。欧央行资产负债表规模与欧元区GDP之比已达35%,高于美联储、英格兰银行和日本银行的水平,市场流动性过剩是很大挑战。货币政策不能包治百病,各国政治家们应利用当前金融市场相对平稳的时机做好自己的事,减少欧元区结构性失衡,以便欧央行及时退出。为此,一些国家应加快改革,而不是让发展较好的国家放慢脚步。他相信,危机将催生新的欧洲。关于TARGET2,市场应主要关注该问题产生的根源,即欧元区各国经常项目持续失衡。

  上述英国前财政大臣提问,在货币联盟中,理论上只要有好的抵押品,欧元区成员国的经常项目逆差就可通过TARGET2获得无限融资;德央行把TARGET2作为一个重要问题提出来,他感到惊讶,是否德央行担心欧元区会走向崩溃。德央行高管回应,德央行从一开始就关注TARGET2问题,并非始于最近;逆差国的融资抵押品质量下降,将加大德央行风险,最终德国纳税人将受到损失。可能是为了冲淡会场凝重的气氛,这位德央行高管最后引用爱尔兰著名作家王尔德(Oscar Wilde)的名句,认为欧元区的结局终归是圆满的,否则就还未到最后关头。(Things are ending well. If not, it is not the end.)

  前英国财政大臣对此不以为然,他说以自己在英国财政部的经历,事情可能会变得越来越糟。此时,与会者发出会心的大笑。实际上,茶歇时,上述德央行高管也对笔者说,近期市场的平静可能是短暂的,今年不少欧元区国家和金融机构再融资需求很大,不能掉以轻心,他本人不敢制定长途出访计划。

  另一位德央行高管则对西班牙表示忧虑。他指出,西班牙最大的问题不是公共债务占比高,事实上西班牙该指标还优于德国,而是劳动力市场痼疾难消除,失业率超过20%,经济持续不振。

三、美国等国人士:观点各异

  许多美国人与英国人一样,但欧元前景并不看好。早在1999年,哈佛大学的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统一货币不会像欧洲人预想的那样带来持久和平,反而会导致经济政治动荡。一定程度上,他的话不幸而言中。在3月14日德央行举办的晚宴上,一位美联储高管的演讲没有直接提及欧洲,但他大谈美国各州之间劳动力自由流动、联邦财政转移支付制度健全,人们很容易联想到欧元区的弱点。他还对金融危机后发达经济体资产负债表迅速扩张,央行很难抽身、其独立性可能受到威胁深表忧虑,似乎与欧洲有关欧央行变相量化宽松以应对危机的争论相呼应。

  一位前美国驻德国大使指出,欧洲乃至世界政治格局发生了根本变化,欧元区各国经济联系减弱,如德国公司的融资大量借助于伦敦市场。欧洲货币联盟的政治、经济基础已经动摇,欧洲人需要深刻讨论欧洲将何去何从。

  一些其它国家人士对欧元区前景也不无怀疑。一位非洲国家央行的行长认为,从政治经济学角度看,欧元区的前景不容乐观;去年底以来一段时期意大利等国的国债收益率下降,主要是由于欧央行长期再融资操作后,银行增加对本国国债的购买,但跨境投资仍很少,可见国外投资者的信心尚未恢复。奥地利央行一位研究主管认为,欧元区金融市场一体化程度较高,但财政一体化、政治一体化远远滞后,存在不对称问题,对欧元前途产生不利影响。

  来自重债国的与会者更多强调本国积极的一面。一位葡萄牙央行高管表示,葡萄牙将竭尽全力留在欧元区。他指出,葡将遵守欧盟和IMF设定的规则;对葡这样的小国而言,与其它欧元区国家不但使用单一货币,还希望分享共同的价值观。葡萄牙咎由自取,外界压力和财政纪律对葡有好处。葡不存在大的房地产泡沫,银行贷款流失等金融问题更多是因经济疲弱所致。央行要求商业银行提高一级资本比率,每季度都进行压力测试,鼓励银行资产证券化,防止银行去杠杆化而减少对实体经济的支持。未来葡将重点推进财政调整、金融整固、养老金和劳动力市场等社会改革。这些措施在议会拥有85%的支持率。1978、1983年葡两次经济调整都取得成功,IMF预计葡短期内将实现经常项目平衡,这是非常重要的积极信号。

  意大利都灵大学一位教授指出,蒙蒂政府积极推行结构改革和财政整固,赢得广泛支持,但能持续多久尚待观察。目前意大利增长缓慢,但其底子较厚:人均金融资产在8国集团国家中是最高的,86%的家庭拥有自有住房。

四、几点印象和看法

  一是欧洲各国参会人士对同样问题看法各异,很有代表性,欧元区决策程序复杂,摆脱不了无休止谈判、争吵的局面,较快推进欧元区重大制度改革困难重重。目前在希腊、葡萄牙、西班牙等欧元区边缘国,政府和各大政党仍不同程度地推进改革、尽力留在欧元区,但如果其经济金融形势不能在短期内改观,同时欧盟、IMF等提出更多的紧缩要求,这些国家民粹主义将上升,各国间疑虑甚至敌意可能加强,最终导致欧元区分裂。

  二是作为“二战”后多年经济上的巨人和政治上的矮子,德国人还不太习惯发挥欧洲领袖的作用。德国历史包袱沉重,也很不利于德国强力推行其政策主张。因此,尽管法国相对而言在走下坡路,德国仍需与法国协调合作,通过“法德轴心”维护欧洲大局稳定。未来德国的政策走向、法国总统大选后的德法关系,值得密切关注。

  三是英美的态度对欧元前景也有重大影响。英美人对欧元普遍持怀疑、不以为然的态度,欧债危机后尤甚。因其不在欧元区,话可说得更直白、尖锐,实际上是欧元区内外“欧元怀疑论”的反映。英国长期与欧洲大陆国家貌合神离,对欧洲进程不起关键作用,但可产生一定示范效应和离心力。美国目前对欧洲静观其变,不愿通过IMF等途径支持欧洲,恐有待欧洲形势趋紧再以世界霸主身份收拾江湖的意图。这不利于尽快稳定市场信心和欧洲局势。

  四是从国际政治经济大局看,如欧债危机不断恶化、欧元区分裂,不利于我扩大对欧贸易投资和经济持续稳定发展,也不利于对美国形成某种制约。因此,中欧特别是中德、中法加强协调合作,避免各自受制于美,有着重大的战略意义。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2019年货币政策回顾... [ 孙国峰 ]
从全球化三个阶段来... [ 徐奇渊 赵海 ]
金融科技监管沙盒:... [ 沈艳 ]
补充养老金、资本市... [ 沙雁 ]
深化改革,挖掘与中... [ 刘世锦 ]
是时候重新审视银企... [ 刘晓春 ]
货币错配:各国的教... [ 孙天琦 ]
2020及未来三年地产... [ 钟伟 ]
最热文章
关于金融科技发展和... [ 李文红 ]
中国经济具备持续增... [ 杨伟民 ]
未来十年人民币将与... [ 杰弗里·萨克斯 ]
让历史照亮未来 [ 高善文 ]
预见经济:11月 [ 伍戈 ]
不温不火:2020 [ 伍戈 等 ]
数字资产与货币的未... [ Timothy MASSAD ]
金融开放需要“双支... [ 黄益平 ]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