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学术交流 >密报 >增加合作,减少互疑
字体大小[] [] []
增加合作,减少互疑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顾问 秦晓 [ 2012-12-03 ] 共有0条点评

  进入本世纪之后,中国的崛起打破了冷战后美国独霸全球的格局,中美关系的重要意义也因之而凸显。中美关系是中国现代化进程中一个最大的外部变量,更为重要的是,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世界未来的走向与前景。我想这正是王缉思与李侃如(Ken Lieberthal)两位学者关于“中美战略互疑”对话的背景。两位学者用一种冷思维的理性态度的对话为我们展现和揭示了中美两国关系的特征、问题及其深层次的背景,在形式上也是一次颇有新意的尝试。

  中美关系有经济、政治、文化(价值)三个相互关联又具有不同特征的层面,需要根据每个层面的问题及三者的相互关系进行研究,提供政策建议。

  在经济层面双方是合作、竞争和摩擦的关系。合作是主流,因为双方的互补性加大了“非零和博弈”的成分,同时作为全球经济的两个最大的利益相关方(stakeholders),它们是合作产生的全球效益最大的受益者。竞争则反映了崛起和现存的两个超级经济大国对发展空间、国际经济秩序、规则的话语权、主导权的争夺和较量。这种争夺和较量会从商品市场扩展到投资品、金融、服务、高科技等领域,会从市场提升到秩序和规则。当然,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国所要争取的是它应得到的话语权,而不是与美国争夺主导权。摩擦有国际市场规则下的纠纷,也有双方国内利益集团的压力和掣肘。所以,在经济层面尽管双方存有互疑,但不是主导,合作、竞争和摩擦会成为一种常态。理性的选择是扩大合作、坚持规则下的公平竞争,减少政治因素产生的摩擦。从战略上讲,美国应接受中国经济崛起的现实,中国应客观地认识虽然在规模上可以超过美国,但在综合经济实力上特别是技术创新、人力资源方面与美国仍存在较大差距,警惕“崛起后的自我错觉”。更为重要的是对现存国际经济规则应持参与、合作、改革的态度,而不是颠覆和另起炉灶。

  政治层面的核心问题是全球治理,即国际政治秩序及国际组织的主导权和影响力,也包括地缘政治。由于中美在全球治理中,特别是全球公共产品的提供有许多共同的利益,中国并未挑战二战后建立起的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组织和国际规则,双方都选择了合作的态度,即所谓“合作伙伴关系”。但这种“合作”既有实质性的一面,也有策略性、工具性的一面,不是真正建立在战略互信的基础上。

  国际关系是国家利益的交集,在地缘政治上中美的国家利益已出现冲突、对抗的交集点;在全球政治舞台上,中美在全球治理的理念和政策上也存在较大的分歧和差别。

  国际关系是国内政治的延伸,国内政治体现为制度,中国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启动的改革、开放是制度的变革,但在美国眼中,中国依然是另类。因此,中国可能构不成美国现实的敌人,但不能排除它是一个“潜在敌人”的可能性。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步履艰难,在制度变革、观念更新方面不断受到国内、国际各种思潮、力量的影响,未能显示出一个明确的指向和路径。目前在中国兴起的“中国模式论”、国家主义、民族主义、民粹主义等传递的信息是中国不仅在国内拒绝普世价值和现代社会制度,而且要在全球建立中国版本的全球秩序、规则和价值体系。尽管这种论调不代表中国官方和精英的主流,但其产生的国际影响,加深了已经存在的中美战略互疑。

  在文化和价值层面,两国的差异一是表现为不同文明之间对价值、社会秩序认识上的差异,这种差异从本质上不应是对抗的、互不相容的,也不可能完全重叠,只能在一个开放、多元的社会中,通过交流、碰撞、相互尊重促进融和和演进。二是表现为传统与现代的区别,如冯友兰所讲“中西之争的本质是古今之辩”。中国依然处在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的过程中,尊重自己的传统文化,从世界文明中吸取新的元素,以建立现代的价值观念和社会秩序应是中国现代化进程的指向和内在逻辑。而美国所面临的问题则是后现代社会的问题,马克斯•韦伯(Max Weber)揭示的“工具理性与价值理性”之间的张力依然存在。美国远远不是一个人类向往的平等、正义、和谐、幸福的社会,美国需要走出视自己为人类最美好的文明和社会的误区,对其它文明和价值应多一些尊重和温情。三是中国现代占主导地位的阶级斗争意识形态与普世价值的紧张关系,前者以阶级属性定义价值观念和社会制度,并拒绝人类文明发展形成的普世价值和现代制度,而后者则被西方一些政客和学者政治化、绝对化,排斥价值取向和社会制度的多元性和多样性。

  在中美战略关系中,贯穿上述这三个层面的还有三个重要的因素需要给予特别的关注并做专门的研究。

  一是中国崛起过程中内生问题的外部性效应。中国的崛起更多地表现为经济增长的速度和形成的规模,而在观念、制度方面,即现代国家的建设上则是滞后的。中国作为一个开放的大国,其崛起产生的影响是全球性的,这种带有传统成分的观念、制度不仅会阻碍中国的现代化进程,它所产生的外部性也必然会影响到中国的国际关系,特别是中美战略关系。

  二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具有对内的民主、法治和对外的帝国、霸权两个面相。尽管从价值观和制度上也可以找到两者的内在联系,但总体而言,中国和非西方的国家和人民很难将这种善和恶视为一体。因而,这也构成中美战略互疑的一个重要因素。美国在维持全球秩序、处理国际争端上应依靠国际组织、秉承国际关系准则、通过外交方式,而不是单边行动、采用双重标准、诉诸武力。

  三是中国的崛起过程中,民族主义、民粹主义、国家主义的兴起。作为一个被西方打压了百年的民族,它具有合理性和正当性,但从本质而言它是非理性的、反现代化的、反国际化的,对之应予以警惕。而美国政治家、美国民众长期已形成的唯我独尊的观念和非友即敌的思维方式也是中美战略互疑的重要因素。

  以上我从经济、政治、文化(价值)三个层面及贯穿这三个层面的三个重要因素探讨了中美战略互疑存在的原因及特征。结论是中美战略合作具有实质性的基础,但战略互疑则会成为常态,并可能导致对抗。这两种走向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双方对自身问题的反思,对对方问题的理解。增加合作、减少互疑是一个次优的、但现实的选择。这种选择是否能变成现实则取决于政治家的判断,社会精英的智慧和民众的理性。
   
(本文是作者在博源基金会关于王缉思与李侃如合著的“中美战略互疑”一书讨论会上的发言,该书将作为博源文库系列丛书出版。)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高房价如何影响企业... [ 张斌、张佳佳、钟益 ]
国际货币市场基准利... [ 李宏瑾、任羽菲 ]
开放与融合——全球... [ Sir Dave Ramsden ]
数字资产与货币的未... [ Timothy MASSAD ]
中国将在新兴市场基... [ 金墉 ]
未来十年人民币将与... [ 杰弗里·萨克斯 ]
沪深300股指期现货... [ 吴长凤 ]
近5年境内外国债期... [ 高小婷 孙小萍 牛广济 ]
最热文章
新兴市场国家要清醒... [ 孙天琦 ]
高房价如何影响企业... [ 张斌、张佳佳、钟益 ]
货币政策的一个半难... [ 徐高 ]
数字化重塑全球金融... [ 黄奇帆 ]
问题出在供给侧 [ 卢锋 ]
把握绿色发展机遇 ... [ Adair Turner ]
低利率环境下保险韧... [ 缪建民 ]
畅通制造业投融资的... [ 肖钢 ]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