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学术交流 >密报 >2013年中国经济中的风险分析
字体大小[] [] []
2013年中国经济中的风险分析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孙明春 [ 2013-02-17 ] 共有0条点评

短暂的经济复苏

  从2012年4季度开始,中国经济增长率已经回升。估计这一回升的势头可以延续大约3个季度。不出意外的话,经济应该在2013年2季度见顶,年同比增长率有可能接近9%。3季度经济增长率应该维持高位,但4季度会明显回落。这一预测主要基于以下三个因素。

  第一,刺激政策的滞后效用。去年夏天,为了防止经济继续急剧下滑,中央及地方政府都推出了一系列小型的刺激计划,以基础设施投资项目为主。这些项目在去年夏天批准,大部分在下半年陆续开工,但工程真正到达投资的高点往往要滞后3-4个季度,也就是要在今年的2季度前后。此后,刺激政策的效果会逐渐减弱,使得经济增长率开始回落。

  第二,存货的变化。2012年中国经济下滑的一个主要原因是存货调整。其实,最终需求的增长率在去年2季度即已开始回升,只是由于企业在大幅度地减存货,才导致产出的增长率在前三个季度一直下滑。我们判断,存货调整在今年1季度已基本完成,今年2季度应该进入加存货周期,从而对经济增长率产生正贡献。然而,加存货的过程有可能在今年4季度出现递减甚至结束,这对经济增长率会产生负面的影响,导致增长率在4季度开始回落。

  第三,基数效用。从经济的环比增长率来看,此轮内地经济增长下滑的低谷在2012年的1季度,当时经季节调整后的年化增长率仅有6.1%;而到去年3季度时,此年率已超过9%。鉴于年同比的增长率是由最近4个季度的环比增长率复合乘积计算得出,因此,只要内地经济的环比增长势头不出现大幅波动,仅仅由于基数变化的原因,年同比的经济增长率就会在2013年1季度继续大幅反弹,而在3季度或4季度开始回落。

通货膨胀反弹

  内地的通货膨胀(消费物价指数)在过去10多年来主要是由食品价格(尤其是猪肉价格)决定。由于季节性因素,去年上半年食品价格一直在回落。而猪肉价格的下跌尤其严重,导致一些养猪的农民和企业出现亏损,影响了他们养猪的积极性。從去年8月份開始,食品价格已經回升。受此影响,消费物价指数在去年三季度已经见底,开始了新一轮的上升周期。

  展望2013年,估计内地的消费物价指数会在3季度超过3%,4季度超过4%,全年达到3.3%,高于2012年2.6%的水平。这背后最主要的推手依然是食品价格,尤其是猪肉价格。目前,猪肉价格虽然比前期有所反弹,但依然偏低,养猪者依然只能获得微利。我担心这会导致生猪存栏下降,并在今年下半年造成一定程度上的猪肉供应不足,引起猪肉价格暴涨。由于猪肉这一项占到消费物价指数篮子的3%,如果猪肉价格暴涨,可能会使消费物价的升幅超出预期。

宏观经济政策转向

  如果预测正确,到今年2-3季度,经济增长率将接近9%,届时中央政府对经济下滑的担忧可能会转变为对经济过热的顾虑;如果3季度通货膨胀率超过3%,1年期存款的实际利率又将由正变负,届时中央银行又会关注负利率的问题。从目前的势头来看,房地产市场的复苏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今年上半年内地的房价应该会继续上涨,因此到年中时,关于房地产泡沫的忧虑也可能重新抬头。

  综合以上因素,估计在今年上半年,宏观经济政策需要从去年的“宽松”转变为“中性”,而从3季度开始则需转变为“适度从紧”(或曰“温和的紧缩”)。这可以通过央行加息两次(每次25个基点)以及重新加强房地产调控的措施来实现。

经济改革提速

  在“十八大”新领导上任后的短短两个月里,中国经济与社会似乎就出现了一些明显的、可喜的变化。新领导班子展示了推动和加速改革的坚定决心,其改革方向和路径也日渐明晰。毋庸置疑,2013年会有一系列的经济改革措施推出,其速度和影响都会远远超过前几年。在我看来,以下几方面的改革迫在眉睫。

  第一,金融改革。其紧迫性来自于两方面,一是当前以银行贷款为主的融资模式已成为强弩之末,很难进一步为中国经济的稳定增长提供所需要的大规模融资,因此急需开拓银行贷款之外的融资渠道;二是国内金融体系(尤其是银行体系)在过去数年已经积累了大量的风险,必须通过改革将风险分解与消化。因此,金融改革的要点是放松管制,扩大银行贷款之外的融资渠道(如发展债券市场、股票市场、资产证券化等),增加非银行类的金融机构和融资媒介,降低整体经济对银行体系的过度依赖;同时加强对“影子银行”体系的发展、监督和引导,防范与化解日益积累的金融风险。

  第二,私有化,也就是加快落实所谓的“非公36条”。改革的目的也是“一箭三雕”,一是为了促进资源的更有效配置,提高经济的运行效率;二是为接下来数年经济的稳定增长开辟新的融资渠道;三是尽可能在很多国有企业或国有资本亏损或出现大规模负资产之前,及时将有关企业和资产转移给私有资本,通过私有股东的资本注入、产业整合、以及改善经营管理等多种手段,避免新一轮国有企业或资本的运营危机。因此,私有化改革的要点是降低民间资本进入国有垄断行业或企业的门槛,吸引民间资本为经济发展急需资金的某些行业融资参股,从而既有利于保增长,也提高相关项目或企业的经营效率。

  第三,放松对服务业的管制。改革的目的也是双重的,一是要增强服务业在促进经济增长和增加就业等方面的贡献,二是为提升中国服务业(尤其是高端服务业)的国际竞争力提供良好的法律、行政、税收、以及意识形态等多方面的软环境。因此,改革的要点是降低民间资本进入医疗、教育、金融等服务性行业的门槛,放松对文化、娱乐、传媒等行业的意识形态方面的过度管制,切实增强对知识产权和私有财产权的保护,为打造具有全球竞争实力的中资服务业企业创造必要的政策条件和法律环境。

潜在的风险与挑战

  根据以上对中国宏观经济、政策以及改革举措的预测,我个人以为,2013年上半年的经济形势更乐观明朗,而下半年的风险和变数则要大得多。如果把目光穿越内地短期的宏观经济与政策走势,而把视野放得更广更远,我们认为中国经济在2013-15年中将面临以下九个方面的风险:

  一、内地经济复苏的长期可持续性值得怀疑,我个人认为2013年也许只是内地经济长达10年下行周期中的第6年;

  二、内地很多上市与非上市的公司(尤其是国有企业)管理效率低下,其盈利能力在经济低增长的环境下将很难维持;

  三、内地产能过剩的问题尚需多年来消化,而这一消化的过程必然非常痛苦;

  四、正规的商业银行虽然看似健康,但如果其大多数客户(即众多的上市与非上市公司)都难以盈利的话,估计它们也很难真正赚钱;

  五、内地“影子银行”体系的风险不断积累,如监管部门处理不当,其风险也许会很快暴露,并有可能扩散至正规的商业银行体系;

  六、由于劳动力成本上涨过快,内地在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国际竞争力正在急剧下降,很多企业已开始往更低成本的东南亚地区转移,长此以往,内地的失业问题可能在5年后会变得非常严重;

  七、虽然投资者对内地经济与金融改革都寄予了厚望,但大家都明白,随着經濟改革日益进入“深水区”,其执行的難度不能低估,改革进程中出现强大的阻力、反弹、甚至暂时的倒退,也许都难以避免;

  八、欧美日等发达经济体的复苏还存在变量,国际金融体系中的系统性风险依然时隐时现;

  九、中国与邻国的岛屿纠纷尚未平息,地缘政治冲突升级的风险也不能排除。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高房价如何影响企业... [ 张斌、张佳佳、钟益 ]
国际货币市场基准利... [ 李宏瑾、任羽菲 ]
开放与融合——全球... [ Sir Dave Ramsden ]
数字资产与货币的未... [ Timothy MASSAD ]
中国将在新兴市场基... [ 金墉 ]
未来十年人民币将与... [ 杰弗里·萨克斯 ]
沪深300股指期现货... [ 吴长凤 ]
近5年境内外国债期... [ 高小婷 孙小萍 牛广济 ]
最热文章
金融创新如何推动高... [ 林毅夫 付才辉 ]
让历史照亮未来 [ 高善文 ]
国际货币市场基准利... [ 李宏瑾、任羽菲 ]
预见经济:11月 [ 伍戈 ]
生猪存栏下降 猪肉... [ 徐奇渊 ]
新时代,中国开放新... [ 黄奇帆 ]
提升公司治理,促进... [ 王德全 ]
开放与融合 [ 朱云来 ]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