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风暴:一个生态视角的考察
赵锡军
[ 2008-11-16 ]

  第一个观点,金融风暴是由次贷危机引发的,次贷危机是由于西方一些大的金融机构,以及金融机构的从业人员是无视市场的规则,不考虑市场规则,滥用金融资源,严重损害金融生态的结果。因为这些机构降低了标准,大量的发放次级贷款。那些收入水平不够或者信用程度不够的居民家庭,本来是得不到贷款的。这些居民家庭是不能作为正常的金融资源使用的,但是在降低了标准后被动员起来了,实际上相当于滥用这块资源,从而导致生态恶化,带来了次贷危机的结果。

  第二个观点,次贷危机西方金融市场参与者过度迷信市场的约束,过度迷信金融机构的自律以及过度迷信金融机构自我风险控制能力的结果。在国际金融市场上,有一种倾向,强调市场的约束作用,强调金融机构的自律作用,强调金融机构自我风险控制作用,这从《巴塞尔新协议》中三个支柱的架构可以得到明显体现,而过少的提到政府的管理,政府的公共权利对金融机构的监管。金融机构有自己控制风险的能力,金融业有自我约束,有自律,市场有透明度,这样固然能够让他们少犯错误、少冒风险。但实际上在这场危机中,我们看到各个金融机构不顾自己的金融风险,明知道做次贷和证券化有风险,但还是坚持做,说明仅仅依靠金融机构的自我风险控制,仅仅依靠金融业的自律,仅仅依靠市场自觉的透明度是无法避免系统风险的。

  第三个观点,金融风暴是金融管理部门无法提供有效的监管环境,缺乏足够监管力度的结果。从次贷的产生,以及高风险衍生产品的产生,到进入市场,整个过程缺乏足够的监管,政府放任自流。而金融机构,尤其投资银行,通过大量提高杠杆率的做法,不断重复生产衍生产这些衍生品,将风险转嫁给一无所知的投资者,造成投资者巨额亏损。

  第四个观点,这场金融风暴导致整个全球金融生态严重的恶化。国际金融市场正常的信用已经荡然无存,我们可以看到华尔街各个金融机构之间,乃至全球各个金融机构之间,政府之间的信用紧张局面。正常的相互借贷,相互拆借,相互投资都受到影响。某个国家的金融市场或金融机构一旦出问题,别的国家或其他金融机构基本上是不可能去主动救助。所以,这种情况下,正常的信用已经荡然无存,市场上面正常的借贷秩序和融资秩序严重受到损害,金融业正常的往来也受到损害。例如看到冰岛金融机构出问题后,没有哪家及时去救助他,最后跟这家谈判,跟那家谈判,向另外的金融机构去拆借,向金融机构融资,互相之间非常小心,不愿意把钱借给冰岛。华尔街现在流传的话说,“你现在很容易挣到30%的利息,但是你更容易失去你的本金。”借出去以后可能还不了,这是对正常的金融秩序是非常严重的损害。

  第五个观点,这次危机严重挑战了政府和金融机构、政府和金融市场、政府和金融行业之间的传统关系。由于发生了危机,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发生了问题,政府进行了大规模的救助和大量的市场干预。大规模的救助和对金融市场大量的干预,肯定会对金融市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带来严重的影响,这个影响还看不清楚将来走势怎么样,但肯定和原来的秩序不一样了。这种大量的救市和大规模的市场干预极有可能带来严重的道德风险。前几天《华尔街日报》还在报道美国政府救助的资金有可能进入到金融机构的高管腰包里,这是大家都担心的,救助几百亿、几千亿下去以后,首先进入到金融机构,金融机构再支付付给员工高的奖金和高的津贴,这样会带来严重的道德风险,这是对政府与金融机构、金融市场关系的一个严重挑战。

  第六个观点,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还导致了政府融资环境的恶化和政府财政状况的恶化。一方面,因为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消费市场和投资市场会出现萎缩,由此带来税收收入的下降,以及政府融资功能的下降,政府动员公共资源的能力可能会受到损害。另一方面,政府又被迫要投入大量的公共资源来救助这些金融机构和干预金融市场,用来提供各种各样的担保,用来刺激经济,政府公共支出的压力越来越大。如此,收入来源受到影响,而支出和政府的公共资源的消耗又不断的增加,两者之间越来越不匹配,从而带来严重的财务负担。

  第七个观点,次贷危机引发的金融风暴,导致金融业就业市场的生态变化。可以看到,由于金融业的不景气,金融机构的破产,它的业务会收缩,市场会收缩,可能导致金融业有比较多的人会失业,这是就业环境的一种变化和恶化。

  最后,危机的进一步发展,全球金融生态的变化,有可能会带来机遇。作为中国来讲,我们在金融领域的优势可能更多的在于我们有大量的储蓄,无论是国家还是居民,这种储蓄是一个很稀缺的金融资源,在其他国家可能不一定有。同时,我们国家还有大量需要用资金的机构,需要用资金的企业和居民,这也是一个非常稀缺的市场。我们所缺乏的是把这些金融资源、这些储蓄能够加工、动员起来,能够做成各种各样的金融服务和金融产品,从而满足企业、居民以及政府需求的金融业加工能力或者金融业的制造能力。华尔街则正好相反,它有巨大的加工金融资源的能力,它能从全球吸收金融资源,然后进行加工,向全球提供各种各样的服务和产品。它是金融产品和金融服务的制造能力过度膨胀,这种情况跟我们正好是相反。我们怎样利用优势,发挥我们的优势,趋利避害,形成我们自己的市场,而不是帮别人做嫁衣裳,这是我们要考虑的一个问题。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