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银行与新一轮货币宽松政策
福本智之
[ 2013-07-06 ]

量化及质化货币宽松政策

  首先介绍一下日本量化与质化货币宽松政策(QQE)背后的基本思想。4月份日本银行的新总裁黑田东彦先生上任之后推出了量化和质化的货币宽松政策,背后的基本思想首先表现为政府和日银,甚至包括经济产业界的相关人员都想尽快摆脱积累多时的通货紧缩,都认为必须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现在摆脱通货紧缩的目标提出来了,各方面的人必须团结一心,共同努力才可以实现目标。在1月份与政府的联合声明里,日本银行把实现2%的价格稳定目标视作己任。

  4月份黑田到任时就确定了如下目标:在两年左右的时间内实现物价上涨2%的目标;基础货币在两年之内扩大到两倍;日本国债平均剩余持有期间在两年内至少扩大两倍。所以关键数字就是“2”。

  QQE的具体政策主要分为四大点。

  第一,扩大基础货币规模。主要操作目标是通过调节无抵押隔夜拆借利率来影响基础货币,达到基础货币增长节奏保持在每年约60-70万亿日元的效果。在日本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中,有一项资产叫做“基金”,日本银行过去把基金作为操作目标,而此次QQE政策则以基础货币为调控中心,旨在于2014年之前将基础货币扩大为目前的两倍,即290万亿。见表1。

表1  基础货币的供给目标及资产负债表预测

 

 

2012年末
(实绩)

 

2013年末
(预测)

2014年末
(预测)

基础货币

138

 

200

270

(资产负债表各项的明细)

 

 

 

 

 

长期国债

89

 

140

190

 

CP等

.

 

.

.

 

公司债等

.

 

.

.

 

ETF

.

 

.

.

 

J-REIT

.11

 

.14

.17

 

贷款支援基金

.

 

13

18

其他及资产合计

158

 

220

290

 

银行券

87

 

88

90

 

活期存款

47

 

107

175

其他及负债及净资产合计

158

 

220

290

(单位:万亿日元)


  第二,扩大国债购买规模,扩展国债剩余期限。为鼓励收益率曲线中利率的进一步下降,日本银行将购买JGB以使国债总额以每年50万亿的节奏增长。所有期限的国债都可供购买,日本银行所持国债的平均剩余期限将从不到3年扩展到约7年——与流通中未到期国债的平均期限相同。

  第三,扩大ETF和J-REIT的购买规模。为降低资产价格的风险溢价,日本银行将购买ETF和J-REIT,以使二者债务的总额分别以1万亿日元和300亿日元的节奏增长。

  第四,持续推行QQE。日本银行将继续推行QQE以实现2%的物价稳定目标,持久保持这一目标是有必要的。

  新一轮量化与质化的货币宽松政策有三条传导路径。第一条是通过购买日本国债下调长期利率,以及通过购买ETF和J-REIT来降低资产价格的风险溢价。第二条是在购买国债、下调长期利率的基础上,增加风险资产的放贷和投资。第三条路径就是要实质性改变预期,从而实现物价上涨2%的目标。

经济活动与物价展望

  新的QQE政策可以发挥多大的作用是大家普遍关注的问题。现在日本经济正朝着复苏的方向发展,内需在不断回升。投资虽然有所回落,但民间的调查结果也显示今年企业固定资产险投资会增加。因此,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征兆,虽然有所波动,但是总体在朝着好的方向恢复。在这样的整体大背景下,我们预期物价会稳步上涨。

  4月26号,日本政府发表了政策委员会的一个预测。2013财年,即2013年4月份到2014年3月份,经济会达到2.9%的增长。消费税预计在2014年4月提高,赶在消费税提高之前的集中消费会拉高增长率。虽然消费税增长后会导致需求下滑,但这种趋势不会长期持续。经济总体呈增长态势,CPI也会保持增长。是不是只要实际的经济形势朝着我们预想的方向,就能实现CPI1.9%的目标?实际增长率持续超出潜在增长率,由此带来的供需改善能使CPI上升约1个百分点。剩下1%的部分是要提高预期通货膨胀率1个百分点。4月份的CPI是同比-0.2%,这是受了上年原油价格高涨的影响。5月份之后,去年同一时期的原油价格也逐渐下降,同比来看CPI转为正的可能性很大。CPI的转为正是一个积极的信号,但要想真正实现2%的目标不是很简单的事。即便如此,预期目标不能改,中央银行的底气一定要足。就安倍经济学第三箭的经济结构改革,政府6月份已经打出了第一炮,我认为7月份参议院选举结束之后还会有新政策发布。因此,经济结构改革中会陆续有新的期待加入进来,从而提高预期。

  总体而言,随着CPI的上升,利率也会上升。可能有人会觉得这中间有矛盾之处。我是这样理解的,利率会随着经济的自然恢复、增长率上升、通胀预期改善,而慢慢上涨,我们没有意图把它压下去。但是可以尽可能降低风险溢价,这是我们要努力的方向。从这个意义上来讲,4月份、5月份的长期利率虽然出现了一些波动,但是我们希望通过增加买入国债的频度并降低每一次的购买额度释放市场信号,使市场参与主体的期待逐渐走向平滑,从而达到降低风险溢价的效果。但是即便这样做,随着经济的回稳,利率自然会缓慢上升。此时很重要的是财政的整顿。因为利率的上升意味着财政负担的加重,国债付息成本会增加,因此日本政府必须有所作为。当然,我不认为所有的调整都可以做到尽善尽美。但是现在日本企业的杠杆率非常低,如果企业的通胀预期发生变化,投资意愿上升,可能会给扩大投资带来正面的影响。

(作者系日本银行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本文为作者在2013年度“中日金融圆桌”上的演讲整理稿,由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秘书处翻译整理,经作者审核。)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