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学术交流 >密报 >中国金融改革次序错位的风险
字体大小[] [] []
中国金融改革次序错位的风险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成员 魏尚进 [ 2013-07-22 ] 共有0条点评

  提要:中国金融制度的改革最近又引起热议。思考中国金融改革的未来,主要涉及由内到外五个方面,即解决大而不倒的银行带来的潜在系统性风险、汇率改革、利率市场化、资本账户的开放、人民币的进一步国际化。由于上述五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选择正确的改革顺序出发点是增加金融稳定,提高效率。我认为,最佳的改革顺序首先是进行国内的金融改革,其中包括要解决银行的内部治理与外部监管问题,然后推动汇率的改革和利率的改革;相对要推迟的应该是资本账户进一步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

  另外,要让金融改革达到预期效果,还需要某些非金融领域的配套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是国有企业的进一步改革及资源价格的改革。由于这些改革不在央行及其它金融监管机构的传统权限之内,所以改革的配套需要在更高的政府层面实现。

  中国金融制度的改革最近又引起热议。思考中国金融改革的未来,主要涉及由内到外五个方面,即解决大而不倒的银行带来的潜在系统性风险、汇率改革、利率市场化、资本账户的开放、人民币的进一步国际化。

  由于上述五者之间有必然的联系,选择正确的改革顺序出发点是增加金融稳定,提高效率。我认为,最佳的改革顺序首先是进行国内的金融改革,其中包括要解决银行的内部治理与外部监管问题,然后推动汇率的改革和利率的改革;相对要推迟的应该是资本账户进一步开放和人民币国际化。

  另外,要让金融改革达到预期效果,还需要某些非金融领域的配套改革。其中最重要的是国有企业的进一步改革及资源价格的改革。由于这些改革不在央行及其它金融监管机构的传统权限之内,所以改革的配套需要在更高的政府层面实现。

  但是,现在可以看到一个值得担心的趋势,就是非经济因素正在改变由内到外的改革顺序,使得最佳的改革顺序与实际的改革顺序产生矛盾。目前中国金融改革的实际步骤,首先着手于推动最外部的人民币国际化以及加大幅度放开资本账户的限制,而利率和汇率市场化一拖再拖,银行的内部治理进一步的改革,特别是解决大而不倒的银行带来的潜在系统性风险则,基本没有提到改革日程上。

  中国金融改革其实应首先改革大而不倒的商业银行,其过大已带来了效率损失和不必要的系统风险。一个银行从很低的起点开始,扩大规模有“规模经济”的益处。但若其规模超出了“最佳规模”后,反而会效率下降,成本上升。更可怕的是,银行一旦超大,就会给社会带来系统性风险。规模适中的银行,看准了风险经营好赚来的利润是自己的;若看错了风险经营不好亏损了也是自己负责甚至关门倒闭。但规模超大的银行情况很不一样:看准了风险赚来的利润是自己的,但若看错了风险造成巨大亏损时,国家与社会不敢不买单。这种本质上的不对称显示超大银行构成了潜在的系统性风险。

  超大银行造成银行业务竞争乏力,很多银行服务的收费成本高于国际惯例。虽然超大银行本身拿到了垄断利润,但居民与企业却需承受额外的负担,从整个社会来看是弊大于利。

  可能会由于其庞大而超出自身难以处理的能力范围,从目前的情况看,国有银行在贷款方面偏向国有企业的现状,使得国有金融企业的治理问题雪上加霜。在这样的背景下,一旦放开资本账户,允许海外资金进入,就容易造成储蓄资本快速流进流出,因而造成金融危机。我们不能总依赖资本管制这棵临时性的救命稻草,而应从实际着手处理商业银行潜在的系统风险。

  其次,汇率制度改革对中国非常重要。因为更加有弹性的汇率制度是维持中国物价稳定的重要工具,而物价的稳定是促进中国和谐社会的重要手段,因为通货膨胀是加剧财富分配不平衡的重要途径。在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富人的非消费类收入可利用投资工具多,因而受到通货膨胀的负面影响较少,而穷人反之,大多数中低收入者是将资金放在银行,受制于较低银行的利率和负值的实际利率。虽然中国目前的通货膨胀率较低,但是这不表明通货膨胀不会在今后抬头。从和谐角度出发,中国就需要增加汇率制度的灵活性,以免在未来本国和国外的理想货币政策不一致时,被迫采取进口外国过分宽松的货币政策。

  第三个需要考虑的是利率改革。现行的利率政策为商业银行带来超额利润的同时,也在维持着金融壁垒,这使得改革步履维艰。而我们看到在成熟的市场化金融体系中,商业银行应通过各种金融服务来赢得利润。而利率改革的重要意义是可以通过竞争,淘汰管理不善的银行,让银行必须找到新的办法来增加利润。这会为很多居民在缺乏投资渠道的情况下,保障其资本收入。

  国有控股企业的进一步改革与资源价格的改革,这两项非金融领域的改革的成败会影响利率改革能否达到预期效应。现在国有控股企业的高管,关心的不仅是为所有者创造价值,同时还有很强的对规模的追求。后果是国有企业有过度投资的冲动。如果利率改革造成贷款利率下降(存款利率上升),会进一步助长国企过度投资的行为。在资源行业及大量使用自然资源的国企与部分民企,由于尚未支付资源的市场价格或环境的合理的社会价格,也造成对自然资源及环境资源的过度使用。银行贷款成本的下降更会助长对资源的浪费与环境的破坏。从这些意义上说,这些非金融领域的配套改革可以影响利率改革的成败。

  第四个需要讨论的金融领域的改革是资本账户的进一步开放。中国对流出和流入的资本都有限制,对流出的限制多于流入。虽然很多经济学家认为资本账户的开放可以提高效率,但如果看实际证据,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经验,却很难看到这样的效果。比如韩国一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才推动资本账户开放,但是这项开放不到两年就进入金融危机,其原因就是国内存在金融扭曲,对资本账户没有限制,一旦出现风险,海外投资和国内储蓄都出现“羊群效应”,一涌而出,放大了国内经济的动荡。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在发展中国家的国内金融扭曲没有解决的情况下,资本账户开放带来的后果是增大危机。因此资本账户的开放并不是迫在眉睫的改革项目。

  第五点是人民币的国际化。一国货币的国际化有很多层次,低层次的国际化是提高本币的使用频率,在公司债中广泛应用;高层次的国际化,是企业在日常运作中使用本国货币。世界上有200多个经济体,世界银行有185个成员国,它们自身的货币多半不是国际货币,国际交易基本都是用少数国家的货币,比如美元。而从人民币国家化的前提---资本可以自由出入,这个意义上说,人民币还没有达到自由兑换的程度。

  有一种流行的说法就是用对外的金融改革来倒逼国内的金融改革。这种想法理论上说,用得好、用得巧很有益。但其中的风险一定要想清楚。比如说,为了降低高速公路上司机在昏睡状况下开车或酒驾,可以想像的一个改革方案是,强制汽车厂家在方向盘上装一把刀口对着司机心脏的锋利的大刀。通过增加司机酒驾或睡驾的成本,可以倒逼司机自觉改掉许多开车不小心的坏习惯。但这种“倒逼”改革方案没有国家采用,是有其道理的。

  总而言之,金融改革的秩序选择,非金融领域的配套改革,一定要兼顾金融稳定与经济效益。

注:

[1]本文是作者为2013 年7 月21 日CF40 第82 期“双周圆桌”内部研讨会提交的交流文章。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金融科技监管沙盒:... [ 沈艳 ]
补充养老金、资本市... [ 沙雁 ]
深化改革,挖掘与中... [ 刘世锦 ]
是时候重新审视银企... [ 刘晓春 ]
货币错配:各国的教... [ 孙天琦 ]
2020及未来三年地产... [ 钟伟 ]
致2020:不确定性的... [ 彭文生 ]
证券法修改的“得与... [ 彭冰 ]
最热文章
下个十年:数字经济... [ 彭文生 ]
为什么专项债没能拉... [ 李奇霖 ]
中小银行风险处置无... [ 刘晓春 ]
致2020:不确定性的... [ 彭文生 ]
外需寻变 [ 伍戈 等 ]
近期金融数据包含了... [ 张 涛 ]
大数据、监管科技与... [ 刘春航 ]
央行困境:当凯恩斯... [ 缪延亮 ]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