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四十人论坛——中国金融中坚智库
主页 >学术交流 >密报 >专访葡萄牙时任财政部长加斯帕尔
字体大小[] [] []
专访葡萄牙时任财政部长加斯帕尔
——关键是要凝聚政治共识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特邀研究员 王信 [ 2013-09-07 ] 共有0条点评

        世事难料。2013年6月12日,有葡萄牙经济调整主要设计师之称的加斯帕尔(Vítor Gaspar)财长在首都里斯本接受我们的专访,不到3周,他却突然宣布辞职。其辞职理由是,葡调整计划失去了许多民众的支持,执政联盟的稳定已受到威胁。一天之后,现任外长、葡执政联盟小伙伴—人民党党首波塔斯(Paulo Portas)因不满政府任命也倾向于紧缩政策的原财政国务秘书继任财长,也宣布辞职。一时间,葡执政联盟岌岌可危,政治动荡迫在眉睫。

  加斯帕尔辞职引发葡政坛地震,有些出人意料,但也在情理之中。葡民众和主要政党对欧元、对自身经济调整必要性的认同度较高;近期,葡价格竞争力有所改善,财政紧缩计划完成了约三分之二,经常项目实现顺差,一定程度上恢复了在国际市场进行长期融资的能力。在欧元区受困国中,葡的调整相对最令人满意。然而,葡经济持续衰退,财政紧缩计划无法如期完成,失业率连创新高,民众不满情绪不断升温。

  被认为是过去几十年葡最有影响力的财长加斯帕尔,堪称葡进行经济紧缩和调整的关键人物。他经济学家出身,曾被美国国际经济研究所名誉所长伯格斯坦称为“欧洲乃至世界著名经济学家”。自欧央行成立之日起,加斯帕尔即担任研究部主任长达6年,之前曾先后负责葡萄牙财政部、央行的经济研究;离开欧央行后,他曾主掌欧盟委员会主席的欧洲政策顾问局。2011年6月,时任葡央行顾问的Gaspar出任葡萄牙财长,即迅速、坚定地推行刚刚一个月前通过的欧盟、IMF 780亿欧元对葡救助计划所要求的财政紧缩和结构改革。

  葡萄牙的调整和改革远未成功,加斯帕尔已挂冠而去。这使我们对他的专访更值得回味。

  6月12日下午,我们到塔古斯河畔、紧挨里斯本老城商业广场的财政部大楼。加斯帕尔在一间挂有多幅18世纪油画、充满古典韵味的会议室接受访谈。他今年53岁,有着典型的葡萄牙人长相:个子不高、敦实,四方脸,皮肤黝黑,显得粗犷、率直。但他说起话来,非常和缓、优雅。

  一开始,我们提到当天IMF执董会将讨论第七次对葡评估结果,加斯帕尔轻松地说,不会有什么问题,IMF对葡的调整一直评价积极。我们的访谈主要涉及葡萄牙的调整、促增长的有效手段、欧洲金融市场联盟的重要性、中国对葡投资机会等。加斯帕尔强调,葡萄牙的调整是实现可持续增长的必由之路,所谓紧缩与增长之争是将两者人为割裂;未来应着力促进投资增长,特别要降低年轻人失业率。我提到在一些受困国,与他的情形类似,优秀的经济学家临危受命,发挥了重大作用。他说,对经济学家的贡献一定要持非常谦卑的态度,在民主社会,凝聚政治共识才是关键。近日葡萄牙的动荡和加斯帕尔本人的境遇表明,他这一论断再精辟不过。

        以下是访谈实录。                

  问:在您的领导下,葡萄牙在财政整顿和结构改革上取得了很大进展。您认为迄今为止,其中最重要的进展是什么?

  答:从宏观经济角度看,最重要的进展应是我们有能力成为对外净债权国。长期以来,葡萄牙一直是对外净负债国;自欧元区成立以来,葡萄牙对外净负债非常可观,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逆差占GDP比重超过10%,是较低的两位数。2012年,我们成为对外净债权国,经常项目和资本项目整体实现顺差;虽然其规模较小,但意义重大。葡萄牙人民努力进行调整,发出一个重要信号,即本国企业有能力在全球市场开展有效竞争、赢得出口市场份额。这意味着葡萄牙人完全能够在全球市场获得竞争力。因此,我认为葡萄牙实现经常项目顺差是最重要的成就。

  如果允许我指出葡萄牙调整的两项重要成果,那么我认为,第二项成果是葡萄牙比调整计划早得多地重返金融市场。2013年1月,我们成功地发行了5年期国债;2013年5月,成功发行了10年期国债。这基本上完善了收益率曲线,预示着葡萄牙能全面重返债券市场。这对葡萄牙按预定计划于2014年6月成功退出调整计划而言,是必不可少的。

  问:在主要央行实施宽松货币政策,包括量化宽松政策背景下,目前国际金融市场状况尚好。美联储正在讨论逐步退出量化宽松政策,如果近期主要央行货币政策出现较大转变,对葡萄牙重返国际债券市场会有何影响?

  答:当货币政策接近一个转折点时,确保预期锚定非常重要。此时,央行官员应该预料到,管理预期将面临困难和挑战。最近几周,金融市场已出现货币政策转轨引发的挑战,市场波动很剧烈。美联储已意识到这些挑战,将管理好政策转型,使通胀预期得以较好地锚定。

  目前,全球最重要的金融市场是债券市场。因此,全球债券市场的发展,对葡萄牙等正努力寻求持续的市场融资的国家来说,至为重要。

  对美联储、欧央行、日本央行、中国人民银行等全球主要央行而言,通胀预期的稳定非常重要。这对债券市场的稳定将作出决定性贡献。在此环境下,葡萄牙将有能力进行调整,确保以较低的利率持续在债券市场融资。由于我们身处欧洲,欧央行发挥作用,确保价格稳定及有效遏制金融市场分割,具有最重要的意义。

  问:您在演讲中曾提到,葡萄牙正进行的非常痛苦的调整,得到主要政党和公众的支持。这是很不寻常的,令人印象深刻。在葡萄牙持续衰退、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情况下,到某个时候,民众对调整的支持是否会弱化?

  答:不,如果你允许,我完全不这么认为。你很强调这一点非常正确,即过去数十年来执政的葡萄牙主要政党--社会民主党、社会党和人民党均支持葡萄牙加入欧元区,均赞同欧盟各机构通过的欧洲经济金融治理。《新财政协定》、《六项规章》(Six-Pack)和《两项规章》(Two-Pack)等欧盟重要协定,均得到葡三大政党的支持。

  葡萄牙所有政党都把促进增长、抑制失业,放在非常优先的地位。其中,关键是抑制年轻人失业;这些也是欧盟的迫切任务。我一直试图呼吁,关键是欧洲建立一个基本框架,使各国政府能够提供民众所需的关键社会产品。在我的国家,这基本上就是增长和就业。增长和就业,应成为欧洲议程上的重中之重。

  问:目前,欧洲各界就紧缩和增长问题进行了激烈争论。从葡萄牙实际情况看,我们就此问题能汲取哪些经验、教训?

  答:我不太想用上述字眼来概括有关争论。长期以来,葡萄牙对非常显著的宏观经济失衡,包括经常项目逆差和持续过高的财政赤字无动于衷。对葡萄牙而言,调整必不可少。理想情况下,经济调整应非常平稳、循序渐进,经历较长时间。不幸的是,调整发生在全球金融危机,特别是2009年秋天始于希腊的欧元区主权债危机的大背景下。

  由于危机,在国际私人资本流动突然中断之后,葡萄牙的急剧调整不可避免。2011年上半年,如果不接受国外官方支持,葡萄牙就无法维持日常开支。2011年,为了获得资金,确保国家主要职能继续行使,葡萄牙按要求进行了急剧调整。调整计划使葡经济运转所需资金得到了保证,在此情况下,葡萄牙要进行财政整顿,确保金融稳定,并优先进行结构转型。因此,与其它任何可行的选择相比,实行救助计划要求的调整,更为循序渐进。我认为,实行调整计划及配套的结构转型政策,可确保葡萄牙回到可持续增长、就业增加的轨道上,也能够重振葡萄牙在全球经济中的竞争力。从这点来看,所谓紧缩与增长之争,是人为地将两者割裂开来;调整是我们实现增长和就业的必由之路,不存在权衡或非此即彼的问题。

  问:您强调经济增长,近期财政部将重点采取什么措施?

  答:目前,我们已进入调整过程的一个新阶段。此时,关键在于外国投资和国内投资都恢复增长,拉动经济周期进入上行轨道,这是实现可持续增长的关键阶段。

  问:然而,如何刺激投资?

  答:近期,我们将从融资条件的改善中获益。主权债市场最能反映我们有能力从国际金融市场融资,我们需要在更好的主权融资条件基础上,使葡萄牙企业包括主要依赖银行信贷的中小企业能获得更优惠的融资条件。目前,资本金不再是葡银行放贷的约束,葡银行也能够获得充足流动性,因此流动性也不是问题。最近我们还采取一系列重要措施,扩大企业融资渠道,改善投资决策的税收,包括实行投资税收减免。用我们国内的政治说法,这是一种“超级投资税收减免”。这只是刺激今年下半年投资增长的推动力或催化剂。

  问:德国政府通过德国复兴开发银行(KfW),向西班牙提供贷款以支持当地中小企业融资。您认为这种双边贷款协定也会扩展到葡萄牙等国家吗?

  答:几周前在柏林,我本人和德国财长朔伊布勒宣布,德国和葡萄牙政府有关部门将展开合作,通过KfW,将类似计划在葡萄牙付诸实施,包括采取类似的信贷和资本工具。

  问:葡萄牙是否计划建立类似KfW的开发银行或机构,以促进投资增长?

  答:我们称之为“开发金融机构”(development financial institution),该机构计划在2014年成立。为此,KfW提供了技术援助。我们将研究KfW在支持中小企业方面非常成功的经验,也会借助其它欧洲国家成功做法。例如,最近法国成立了公共投资银行。

  问:我想葡萄牙的开发金融机构将与欧洲投资银行等欧洲重要金融机构进行密切合作吧。

  答:我们与欧洲投资银行(EIB)有着很好的工作关系,我们一直探索继续深化合作的可能性 。希望我们在2012年末与EIB形成的创造性设想能够启动,即通过国家提供的资产组合担保这一新工具,使EIB有能力扩大其在葡萄牙的业务活动,特别是在中小企业融资领域。

  问:中国大企业正积极参与葡萄牙的私有化项目。[1]中国投资者千方百计地寻找欧洲特别是实行调整计划的欧洲国家的投资机会,您希望向他们传递怎样的信息?

  答:中国投资者绝对受欢迎,它们的投资非常重要。中国声誉卓著的企业在葡萄牙能源业找到了好的投资机会,这是非常重要的信号。这说明葡萄牙是一个有竞争力的国家,投资者能找到好的产业进行投资、生产,并以此为基地,在全球范围内成功地开展业务。我坚信中国企业会感到其投资是有盈利的、是值得的,我们非常期待未来其它中国投资者在葡萄牙发现更多投资机会,对此我们热切欢迎。

  问:您不仅非常强调欧洲银行联盟的重要性,也强调未来欧洲应建立金融市场联盟。目前欧元区一些成员国在推进银行联盟方面存在较大分歧,您认为金融市场联盟具有可能性吗?

  答:当然。我认为欧洲没有任何人对银行联盟和金融市场联盟的重要性有异议。必须与金融市场分割做斗争,我们已就银行联盟下一步措施达成共识,现在需要付诸实施。我们还需再接再厉,把银行联盟变成真正的、范围更广的金融联盟。从根本上说,这意味着单一金融市场还要继续发展,其范围比单纯信贷市场更广泛,涵盖金融市场工具。随着我们不断朝前走,这一点可能变得更重要。

  问:您是否认为欧洲在筹备银行联盟的同时,也可采取措施,推动欧洲金融市场一体化?

  答:当然,这一过程已经启动。如果看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等方面的一体化,以及欧洲各国对股票市场实行统一的管理规则,你就能发现,金融市场一体化正向前推进。

  问:您是位著名经济学家。在何种情况下,杰出的经济学家也能成为成功的政策制定者,为其国家做出重大贡献?

  答:我认为,经济学家确实在努力为好的政策制定作出贡献。但很显然,对经济学家的实际贡献,绝对要持非常谦卑的态度。在民主社会,关键是要凝聚不可或缺的政治共识,以采取必要措施、确保国家长治久安。因此,重要的不是哗众取宠,而在于国家各阶层都能形成必要的政治意愿,确保经济稳定和可持续性,这才能创造民众所真正关心的好的工作和丰厚收入。

  问:我们不时能看到,当国家陷入危机,著名经济学家应政府或民众之请出任要职,发挥领导作用。

  答:你这么说真是太客气了,谢谢。

注:

[1]在葡已进行了三个私有化项目中,中国三峡、国家电网公司分别联合其它竞标者,在葡edp公司、REN公司股权出让中夺标;中国的银行分别提供了20亿欧元和10亿欧元的融资。--访谈者注。


[打印]
[发送给朋友]
[放入收藏夹]
[复制地址]
相关点评 (共 0 条) 更多点评>>
我也说两句:[所发表的评论仅代表个人观点,与本网站无关] 更多点评>>

字数少于500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高级
最新文章
2019年货币政策回顾... [ 孙国峰 ]
从全球化三个阶段来... [ 徐奇渊 赵海 ]
金融科技监管沙盒:... [ 沈艳 ]
补充养老金、资本市... [ 沙雁 ]
深化改革,挖掘与中... [ 刘世锦 ]
是时候重新审视银企... [ 刘晓春 ]
货币错配:各国的教... [ 孙天琦 ]
2020及未来三年地产... [ 钟伟 ]
最热文章
关于金融科技发展和... [ 李文红 ]
中国经济具备持续增... [ 杨伟民 ]
未来十年人民币将与... [ 杰弗里·萨克斯 ]
让历史照亮未来 [ 高善文 ]
预见经济:11月 [ 伍戈 ]
不温不火:2020 [ 伍戈 等 ]
数字资产与货币的未... [ Timothy MASSAD ]
金融开放需要“双支... [ 黄益平 ]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