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成本、通胀与货币
钱颖一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顾问
[ 2013-09-25 ]

 

 

中国金融四十人•青年论坛内部课题成果《成本冲击、通胀容忍度与宏观政策》已于近期出版,敬请关注

  近年来,由于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企和国内劳动力成本上升,使得供给冲击(或成本冲击)型的通胀成为中国宏观经济波动的一个重要特征。根据这一特征,一些人提出应该适当提高通胀容忍度的观点。但是,目前有关成本冲击型通胀的认识仍停留在直观理解和简单逻辑推理的基础上,尚缺乏系统的分析和研究。伍戈博士和李斌博士的新作《成本冲击、通胀容忍度与宏观政策》(中国金融出版社,2013年出版)就是这方面研究的出色成果,该书试图建立一个能够比较全面地理解和分析成本冲击型通胀及其相关问题的理论框架,并以成本冲击、通胀容忍度与宏观政策应对为主要研究目标。本书有以下几个突出贡献:

  第一,系统地阐述了成本冲击与各国通胀差异之间的关系。

  近期有不少学者认为刘易斯拐点及其引发的劳动力成本冲击会系统性推高我国的通胀水平。该书试图通过典型经济体的经验(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及其刘易斯拐点期间的历史史实,探析劳动力成本冲击是否能解释各国通胀差异。该书最终并没有从宏观经济数据中发现刘易斯拐点导致通货膨胀水平系统性抬升的有力证据,而货币量的显著增加很可能是导致其通胀水平提高的主要诱因。

  另一方面,通过分析近50年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涨情况及其对各主要国家通胀冲击的史实,该书对比各国的通胀差异并找寻其背后的深层次成因,着重探讨了输入型因素能否解释各国通胀差异这一问题,并比较了各国货币政策如何应对输入型通胀以及汇率政策在其中的作用。该书发现,面对同样的输入型通胀压力,各国通胀的持续时间和强度存在明显差异,这种差异并不能简单用国际输入型通胀因素以及各国石油依存度大小等加以解释。而各国货币增速与经济增速之差(即货币超经济增长部分)则能更好解释各国通胀差异的原因,即国内货币条件可能才是影响通胀的最重要因素。

  第二,细致地研究了不同成本冲击类型对通胀和通涨容忍度的影响。

  该书作者认为,尽管劳动力成本和大宗商品价格冲击本质上都属于供给冲击,但其对总供给曲线以及宏观经济的具体影响是存在差异的。刘易斯拐点以及巴拉萨-塞缪尔森效应下的劳动力成本冲击体现在总供给曲线的斜率变化上,在短期内不可逆,属于中长期冲击。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供给曲线的影响主要体现在截距变化上,且随着大宗商品价格回落,供给曲线将重新平移回来,冲击是短暂和可逆的。

  因此,面对不同类型的成本冲击以及产出下降,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的实施效果是存在差异的。在劳动力成本冲击(巴拉萨-塞缪尔森效应引发)下,总需求扩张导致更多的是价格效应,而不是产出效应。因此持续实施扩张性政策只会引发价格的上涨,似乎并不明智。而在大宗商品价格冲击下,如果决策者采取扩张性政策,其引致的价格效应与产量效应将以固定比例增加,宏观政策在获得经济增长收益的同时也不得不付出一定程度的通胀上升成本。

  不同类型成本冲击对一国经济中长期增长目标和通胀容忍度的影响也是不尽相同的。巴拉萨-塞缪尔森效应作用下劳动力成本冲击具有中长期结构性特征且不可逆,加上扩张性政策的通胀效应更强,宏观政策决策者应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其中长期经济增长预期目标并适当提高通胀容忍度,以促进宏观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由于大宗商品价格的冲击往往是短暂且可逆的,决策者一般不需要考虑修正其既定的中长期经济增长以及通胀目标。

  第三,深入地分析了全球化背景下的成本冲击与中国通胀新趋势。

  该书通过构建一个两部门的结构性模型研究了全球化背景下的通胀形成机理变化和政策应对。研究发现,金融危机前发生的全球通胀呈现几个突出特征:一是“结构性”价格上涨已经并很可能在未来成为通胀的主要表现形式;二是由金融投机引发的初级产品价格暴涨成为导致CPI、PPI大涨的重要原因;三是CPI、PPI明显上涨时,往往已处在经济金融泡沫最后破裂的前夜,因此在衡量周期变化上CPI特别是核心CPI会相对滞后。鉴于全球化背景下经济运行和通胀机理所发生的变化,要深化对技术进步、生产率改进、初级产品和资产价格以及国际货币和汇率体系变化等多重因素的监测分析。

  该书还发现,尽管长期以来中国的货币增长和通货膨胀之间保持着良好的同步关系,但2010年下半年以来,货币与通胀的同步关系出现趋势性背离。该书尝试从多个方面(尤其是成本冲击的视角)对这些问题进行剖析。在现阶段,应在立足货币数量论的基础上,充分考虑政策作用的时滞变化。短期内应密切关注金融危机及其应对给通胀预期、货币流通速度带来的重要冲击,中长期应高度重视经济结构尤其是劳动力供给等对通胀水平的系统性冲击,注意考察这些结构性变迁对未来通胀水平的影响,以确保货币政策的前瞻性和有效性。

  伍戈博士和李斌博士的研究还对中国的实际情况提出了若干政策建议。他们建议,当经济体遭遇供给冲击(国内刘易斯拐点、国际大宗商品价格高企等)时,经济增速可能会有所放缓,同时物价对需求扩张会更加敏感,此时货币政策尤其需要审慎。无论成本冲击型通胀压力如何,抑制国内通胀的首要手段应该是管理好国内货币条件。对于成本推进型通胀,货币政策并不是无可作为,而是依然能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因此,在成本冲击型通胀特征较为明显的阶段,应仔细甄别成本冲击的具体性质,努力把握好国内货币信贷投放的总量和节奏,避免因刺激性宏观政策形成成本推动与需求拉动相互强化所导致的螺旋式价格上涨。

  在当前的宏观经济金融背景下,伍戈博士和李斌博士对成本冲击、通涨容忍度和宏观政策问题的积极探讨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和现实意义,并且值得我们在未来的研究和工作中进一步探索和思考。我很荣幸并热情地推荐这本书。

(本文是作者为中国金融四十人• 青年论坛会员伍戈、李斌所著的《成本冲击、通胀容忍度与宏观政策》所作序言)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