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经济冷战
黄益平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学术委员会主席
[ 2014-01-17 ]

  G20第一次峰会于2008年年底在华盛顿召开的时候,很多人认为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共同决定重要国际经济政策的时刻终于来临。有的专家甚至建议中国和美国建立正式的G2机制,共同管理国际事务。

  现在五年过去了,美国和中国在国际经济共治方面却进展甚微,更严重的是两国在制定国际经济改革新标准方面相互竞争。一方面,美国和另外十一个国家尝试建立的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TPP)排除中国。另一方面,中国和另外十五个国家试图创立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则不包括美国。在经济自由化过程中展开竞争并不一定是件坏事。但全球两大经济体相互排斥、各起一摊,就有可能给现行国际贸易与投资格局造成重大冲击。

  中美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个局面,主要还是缺乏足够的互信。2008年美国加入TPP并准备将其打造成二十一世纪全球化的新标准,不少美国人判断中国在短期内不可能达到那些潜在的高标准,甚至认为中国如果参与谈判,很可能会扮演搅局的角色。与此同时,当时有不少中国也专家将TPP看做美国在经济上孤立中国的工具,因此中国应该在推动国际贸易与投资改革方面另起炉灶。在美国和中国都有一部分人认为RCEP是中国击败TPP的综合战略的一个重要部分。

  这样的经济冷战思维对于两国甚至整个世界经济都是十分有害的,越来越多的经济研究已经证明TPP的最终实施将给中国带来经济损失。今天中国不但是几乎所有TPP成员的最大的出口市场之一,而且还在全球制造业产业链中占据核心位置。因此,一旦TPP改革获得落实,大量的贸易和投资活动可能会从中国转移到TPP成员国。同样道理,RCEP改革的实施,也会令一些经济活动从美国转移到其它国家。

  这些跟过去几十年中美两国在经济领域的紧密合作形成鲜明对比。中国是美国倡导的经济全球化的主要获益者之一,可以说,没有自由贸易与投资的国际环境的支持,中国经济不可能在改革期间实现奇迹般的增长。十二年前,中美领导人还一起促成了中国加入WTO协议的签订。

  当然,过去美国一直是全球经济制度的总设计师,它并没有真正把中国当成潜在的竞争对手,而中国则一直在相对被动地接受已定的国际经济规则。

  但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尽管今天美国仍然是全球第一大经济体,中国已经是第二大经济体,并且很可能在未来十年内超过美国经济的规模。因此,中国和其它发展中国家希望参与国际经济规则修订的要求也顺理成章。但问题是,即将发生的全球超级大国相对地位的转换可能令所有人的神经高度紧张,因为在历史上,这样的转换往往是通过战争的形式实现的。正因为如此,中美合作就变得尤其重要,因为这不仅有利于避免冲突,更有利于帮助建立新的更好的世界经济秩序。

  中国领导人提出的‘新型大国关系’可能是一个有意义的框架,其互信、互利的原则似乎也受到了美国领导人的认同。作为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第一步,中美两国政府也许可以考虑紧密合作共同推动打通TPP和RCEP这两个新的改革模式。落实这样的设想自然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不过困难再多也多不过1972年安排尼克松总统和毛泽东主席在北京会面吧?

  事实上,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在中美两国也看到了一些积极的变化。在北京有越来越多的学者公开呼吁政府寻求尽快加入TPP谈判,他们特别指出,中国可能会在TPP谈判中遇到的一些难点问题,比如劳工标准、环境标准、知识产权保护和服务业开放等,其实也都是中国政府准备在未来几年要解决的改革问题。在华盛顿,不少官员也指出,让中国加入TPP,其实对世界来说是一件好事情。国家安全顾问苏珊赖斯最近在一次公开演说中表示,美国欢迎中国加入TPP。

  但这些还都远远不够。对于中国人来说,美国关于在TPP谈判结束之后再让中国加入的立场,其实还是二十世纪旧思维的反映。中国希望成为新规则的制定者之一,而不是新规则被动的接受者。客观地说,如果中国真的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将来它在加入TPP时要求修改部分规则,也并非完全不可能。既然如此,为何不让中国成为TPP新规则的创始成员之一呢?

  当然中国也需要让世界相信它具有实施高质量全球化的决心与能力,特别是在国有企业改革、劳工标准、知识产权保护以及互联网安全等方面,更重要的是要在一些重要议题上发挥领导者的作用,不要总是在国际谈判中扮演拖后腿的角色。中国领导人在不久前闭幕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批准了一个雄心勃勃的综合改革方案,决心在2020年之前完成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最后一跃,这是一个具有很强的说服力的方案。现在需要做的是实实在在地加快落实这些改革措施,尤其是准备在上海自由贸易区做的改革试点。

  未来可能出现的一个分歧是中国究竟应该是作为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参与TPP谈判。这个问题在关于中国加入WTO的谈判中就是一个难点。考虑到中国目前的收入与制度水平,中国政府希望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参与谈判,应该算是情有可原。当然,鉴于中国超大的经济规模以及对世界经济的影响,美国反对中国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参与TPP谈判,也不能说没道理。也许一个合适的解决方案是让中国签署高水平的TPP协议,但在实施过程中考虑中国的实际情况,在个别领域给予适当的调整时期。

  中美官员都理解,TPP谈判已经进入最后阶段,所以现在让中国参与,在技术上已经不可能。保守一点看,中国能够加入的最早的时间点可能在2015年或者以后。但这并不意味着各方现在只能被动等待,其实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比如,两国政府可以考虑在一年一度的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的框架下设立一个联合TPP-RCEP工作小组。两国可以通过这个工作小组共享TPP与RCEP谈判的信息、组织可行性研究、发现主要障碍并提出有意义的对策建议。

  当然,TPP和RCEP只是中美共建新兴大国关系中可以紧密合作的一个领域。两国已经在展开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如果能够尽快地结束投资协定谈判,可以帮助加快中国加入TPP的进程。中美两国政府也应该认真的考虑建立自由贸易区的设想,经济分析发现中美自由贸易可以带来的收益,对美国来说超过TPP收益的50%,对中国来说超过RCEP收益的50%。另外,中美也应该在其它国际经济领域展开广泛而密切的合作,包括G20峰会、APEC峰会、贸易服务协定以及WTO的多哈回合等等。

  作为一个新兴的大国,中国既应提出改革国际经济体系的主张,同时也应该明确地向国际社会表明其保持‘一元多极’、不重起炉灶的立场。事实上,世界经济能否保持开放自由的贸易和投资体系,对中国经济前景事关重大。因此,和美国和其他国家一道进一步推动经济全球化进程,符合中国经济的核心利益。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美国最发达经济的地位不会受到挑战。但她失去全球最大经济体的排名,只是时间问题。而学会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一起分享国际经济事务的主导权,是保证世界经济平稳过渡、持续增长的重要条件。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