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爆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
沈建光
[ 2014-09-30 ]

  目前,短期经济增长大幅放缓,即便对就业市场的影响不大,但可能触发房地产的深度调整,从而引发金融动荡,这个风险不能不防。笔者认为,新一轮降准、降息扩围迫在眉睫,尤其是针对第一套按揭贷款。唯有如此,才有助于把握时机,防止经济硬着陆。

  继7月中国宏观数据反转向下以来,8月经济数据更加恶化,大大低于预期。房地产遇冷,投资大幅下滑,消费疲软,唯有贸易顺差大幅提升,但这也是建立在进口下滑的基础上,凸显了疲软的内需。而展望未来,全球经济不确定性增强使得出口反弹趋势能否持续面临较大挑战;受制于房地产下滑,固定资产投资亦无法起到稳增长的关键作用,预计三季度GDP将大幅回落至7.2%。

房地产:系统性金融风险最有可能的触发点?

  何谓系统性风险?如果某一领域一旦出问题,对全部金融体系,整个经济体都有很大打击,这带来的就是系统性风险。中国现在出现系统性风险的可能性是在大幅提高的,需要早做准备。从爆发过系统性风险国家的经历来看,这些国家在危机爆发前都面临经济增速下滑,融资成本提高,货币政策收紧,在收紧之前可能已经有一定的信贷过度扩张,并且房地产有些泡沫。这些我们国家都有。所以我觉得绝对不能掉以轻心。

  我觉得在融资收紧、去杠杆的过程中,很多的风险点会暴露出来,但最主要的系统性金融风险会来自于房地产业。最近发生的邯郸房地产企业民间借贷的风险集中浮出水面,就是一个很明显的局部金融风险爆发。房地产一旦崩盘,对全部经济都会产生毁灭性的影响。首先,2014年1-8月份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只有16.5%,是2002年2月份以来最低,而1-8月份的房地产投资增速已经跌到13.2%,这个也是很多年最低。投资增速的滑落,对经济肯定有很大影响。其次,投资下滑,对钢铁水泥、建材、重工业也会有大幅度影响,8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实际增长6.9%,是2009年以来最低。投资下滑对消费、零售也会有不利影响,最近下滑比较多的是家具、家电、装修。再次,地方政府收入下降。最后,影子银行体系也会受到影响,很多地方的融资用地产做抵押,如果抵押品的价值下降,坏账率还会上升。

  宏观调控政策操作失败的风险也存在。现阶段中国处于转型期,现在要做的是调结构,调结构就意味着政府要容忍低增长。增长速度一放低,很多风险就会暴露出来。今年的融资成本居高不下,这是最大的问题。虽然央行现在尽量不做降息、降准,我觉得该降还得降。

政府应该采取托底政策?

  金融危机的发生肯定是从局部开始,就像美国那样,然后企业违约率上升,进而银行紧缩信贷,导致更多的企业出问题,从而造成恶性循环。那么,我国应如何防范金融危机?我觉得现在是很矛盾的局面。刚性兑付意味着所有的风险在第一环节都被包起来,政府买单,现在的理财产品就是这样。而我觉得现在需要做的可能是让一部分风险暴露出来,打破刚性兑付,这样就让投资者有理性行为,使利率降下来。现在央行即便放松货币政策,利率也降下不来,就是因为刚性兑付。

  政府现在做的事情有很多集中在房地产市场,而房地产市场的问题则是供大于求,很多公司的融资出问题。当前,很多城市取消了限购,此外,银行对第一套房的利率标准出现了变化。但是,大家都是买涨不买跌的。房市的调整政策如果出台太晚,就需要更大的政策放松力度。因此政策一定要及时,如果泡沫捅破了造成系统性风险,然后再去救,成本会很高,就像美国一样。国内现在一提到刺激就是谈虎色变的感觉,但我觉得我们还是有底线思维的,因此可以不叫刺激政策,而叫拖底政策。

  现在好的地方是政府拥有很多手段,政府掌控经济的能力还很强。首先,中央政府债务很低,国债连GDP的20%都不到。其次,老百姓的储蓄率非常高,这一点和美国等其他国家发生金融危机的时候完全不同。虽然中国的房地产有泡沫,但是老百姓的按揭贷款占GDP比重连20%都不到,远远低于很多国家的水平。这两点是我们现在最主要的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利好。此外,我们现在人均GDP约是7000多美金,还有很大的内需潜力可以拉动,包括新型城镇化。

(作者系瑞穗证券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本文为《21世纪经济报道》特约记者王乾筝对作者的采访内容,经作者审核)

版权所有:北京四十人论坛顾问有限公司 秘书处电话(010-58297189)

联系我们:北京市西城区西直门外大街112号阳光大厦208室 010-58297189   邮箱:cf40@1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