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首页
论坛
动态
招聘
信息
数字经济时代的反垄断
时间:2021-08-23
【专题研究】数字经济时代的反垄断

本周观点
数字时代反垄断问题的共识、分歧与挑战

主题演讲
綦 相:美国的反垄断之争:保护竞争与保护效率——《庞然大物的诅咒:新镀金时代的反垄断》读书札记

圆桌讨论
数字经济时代的反垄断
反垄断要以解决贫富差距为目标
数字经济的垄断认定标准尚不清晰
反垄断监管亟待创新
保护竞争与创新,反垄断并非必要选择

交流文章
陈文辉:我国平台经济存在的典型问题及规范建议
郭 凯:反垄断不只有经济视角
刘晓春:科技平台要与社会和谐相处
程 炼:反垄断问题与大型互联网平台监管的复杂性

诸家观点
李礼辉:反垄断环境下的金融科技发展方向
沈 艳:推动金融大数据分析的透明化

专题背景
《法治政府建设实施纲要》提出加强和改进反垄断执法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再次对Facebook提出反垄断诉讼
平台经济领域反垄断指南出炉

【国际智库简报】
智库观点
智库动态

本周观点:数字时代反垄断问题的共识、分歧与挑战
               
  提要:近期,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举办第八期“金思汇”,围绕“数字经济时代的反垄断”主题展开讨论。与会嘉宾一致认为,数字经济时代,反垄断问题不是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而是涉及到政治、经济、法律、社会治理、国家安全等多个领域的综合问题。但在垄断是否损害了消费者福利、是否阻碍了竞争和创新等问题上,专家存在一定分歧。

  与会专家还指出,数字经济时代,数字技术是大国竞争的重要领域。各国政府将面临这样一个两难选择:如果为了鼓励国内企业在某行业的竞争而对大企业加以限制,该行业的国际竞争力就会受到影响。

  中国面临的问题与发达国家有明显区别,应坚持“以我为主”的原则,不盲从海外反垄断的潮流,不照搬海外反垄断的措施。可以从多个层面共同应对垄断造成的问题,发挥政策合力,这些做法包括:提高市场开放程度、加强企业行为合规审查等。与此同时,中国的相关部门应密切关注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在反垄断问题上的政策动向及影响,为我国出台相关政策积累重要的素材和国际经验。
 
数字时代反垄断问题 需从经济、政治、社会治理等多个维度综合考虑

  数字时代,数字技术在促进商业模式创新的同时,也导致在越来越多的行业出现“赢者通吃”的问题。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那些拥有大量数据和强大市场势力的大型科技平台公司是各国政府必须要重视的监管对象。例如,美国的亚马逊等公司已经多次受到美国政府的反垄断审查,许多美国学者也公开指出亚马逊等科技平台已经构成实质性垄断并造成一系列危害。中国的部分行业也存在大型科技平台市场势力过大的现象,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及影响值得给予重视。

  然而,数字时代,价格所蕴含的信息更加丰富,产权的含义则变得更加复杂且难以准确界定,且垄断导致的实际影响难以准确衡量。这些都导致在当下分析反垄断问题变得非常复杂。多位与会专家指出,中国应坚持遏制资本无序扩张的基本原则,但现有的经济学理论框架和分析技术在解释相关问题时存在明显缺陷,需要在方法论层面有明显的创新。

  现实中,各国政府之所以加强对大型科技平台公司的监管,主要理由也并非只局限于经济层面。以美国为例,美国对大型科技平台公司加强监管的主要理由之一就是担心这些公司会影响到美国政治。除此之外,即使某家科技公司在本国拥有垄断地位,并已经造成了负面影响,但这些公司往往还同时面临来自国际同行的竞争。不同国家科技公司间的竞争,与国家间的战略竞争有直接联系,这个特点让反垄断问题变得更加复杂。

  基于此,与会专家在讨论过程中形成的一个基本共识是:反垄断问题不是一个纯粹的经济问题,而是涉及到政治、经济、法律、社会治理、国家安全等多个领域的综合问题。因此,数字时代考虑反垄断问题,不应仅从单一角度做出判断甚至决策,要从更多维度去思考和论证反垄断的目的、边界和政策工具。

垄断对消费者福利和竞争 产生了实质性影响的观点存在分歧

  传统意义上,垄断最直接的影响就是损害消费者福利并限制竞争,进而抑制创新。因此,多数情况下,反垄断的最主要目的就是保护消费者福利并鼓励竞争。但是,与会嘉宾在如何评估垄断对消费者福利和竞争的影响层面存在不同的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价格本身足够衡量消费者福利,只要能够证明垄断没有带来更高的价格,就没有理由认为垄断损害了消费者福利。进一步讲,现有的经济学分析方法没办法严格证明消费者福利受益或受损。即使垄断企业确实会限制竞争,但限制竞争的具体方法有很多,不能一概而论。有的方法是良性的,如不断提高产品质量以确保市场地位;有的方法是恶性的,如用超低价策略第一时间挤垮新进入的厂商,或者像美国20世纪初那样用官商勾结的方式限制外来者进入市场。重要的不是有没有限制竞争,而是限制竞争的方法是否合理合法。

  另一种观点认为,价格未必能够很好衡量消费者福利,多元化也是消费者福利的重要体现。在只有一个企业、一个产品的市场上,消费者损失的是选择权,以及享受到更多更好产品和服务的可能性。同时,企业规模过大本身就有潜在的“作恶”风险,有必要对这些企业在事前加以限制。同时,大企业的垄断地位也会对其他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产生威慑效果,这天然就会抑制竞争和创新。

如何平衡国内外竞争是各国反垄断面临的现实挑战

  多位与会嘉宾表示,数字时代的反垄断问题要兼顾国际视角。数字时代,数字技术是大国竞争的重要领域,相关企业则是直接的竞争主体。因此,反垄断不仅是一个国内问题,同时还是一个国际问题。

  这种情况下,如何平衡反垄断对国内外的影响是世界各国面临的现实挑战。数字经济时代,即使是国内某行业的垄断企业,放在全球市场也很难获得垄断地位,而是会面临激烈的竞争。而这种竞争是国家间实力竞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各国政府最终面临这样一个两难选择:数字经济时代,如果为了鼓励国内企业在某行业的竞争而对大企业加以限制,该行业的国际竞争力就会受到影响。因此,即使美国已经意识到大型科技平台的负面影响,在具体司法实践上也不会走太快,更有可能是渐变式的。

  对中国而言,许多国内大型科技平台虽然在国内部分行业具有明显强大的市场地位,但在国际同行面前并不具有显著优势,甚至还有一定的劣势。如果一味跟随全球加强反垄断的趋势,中国在部分数字领域里建立起的全球竞争优势就会受到实质性影响。而在那些与发达国家还存在明显差距的领域,这种与前沿的差距甚至会进一步扩大。

政策建议

  第一,中国面临的问题与发达国家有明显区别,要坚持“以我为主”的原则,不宜直接借鉴发达国家的做法。美国的大型科技公司在细分行业的垄断程度非常高,对行业的掌控力也很强,但美国当下的反垄断框架难以识别这种新的垄断方式。因此,美国科技与竞争政策总统特别助理、哥伦比亚大学法学教授吴修铭(Tim Wu)在他的书里指出,美国政府应该强化并购审查,提高并购审查的透明化程度,目的是避免行业集中度过高。同时还要继续调查大的案例,起到威慑作用。对于特别大的企业,必要时应考虑拆分。此外,政府部分要开展广泛的市场调查,深入分析市场的竞争状况,如果市场无法自发地保证竞争,那政府就要介入。

  中国的大型科技平台在许多细分领域都存在比较广泛且激烈的竞争,这与美国同类公司在相关行业所拥有的垄断地位有明显差异。同时,数字经济时代的劳工保护问题在中国更加突出,这比保护消费者福利更重要。因此,中国面临的问题有些是合法合规的问题,而未必是严格意义上的反垄断问题,发达国家的反垄断政策框架和工具并不直接适用于中国的现实。

  第二,应从多个层面综合应对垄断造成的影响,让多种政策形成合力。垄断确实会对竞争、创新和社会公平造成影响。提高市场开放程度、加强对企业行为的合规要求等政策都可以达到鼓励竞争和创新的效果,同时也能让中国企业持续积累并提升国际竞争力。《反垄断法》是重要的法律依据和政策工具,但应根据实际情况酌情使用,并配合其他政策,发挥政策合力。

  第三,中国的相关部门应密切关注美国、欧洲等发达国家在反垄断问题上的政策动向及影响,为我国出台相关政策积累重要的素材和国际经验。数字经济时代的反垄断问题与20世纪的反垄断问题有明显区别,但同时也有很多相同之处。在反垄断问题上,美国和欧洲都有非常多的反垄断实践经验,通过跟踪并分析这些国家在反垄断问题上的政策动向和具体做法,有助于我们取长补短,为出台符合我国现实情况的政策提供有益支撑。


——CF40研究部

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