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首页
论坛
动态
招聘
信息
金融支持碳达峰、碳中和
时间:2021-08-30
【专题研究】金融支持碳达峰、碳中和

本周观点
发挥碳市场和碳定价的核心作用

课题报告
朱 隽:金融支持碳达峰、碳中和(课题报告)
李克平:完善碳市场的核心与挑战(课题评审)

圆桌讨论
金融支持碳达峰、碳中和
未来绿色金融发展应以“减碳”为重点
法治建设是碳市场发展的基础
回应与总结

交流文章
陈文辉:关于“双碳”发展理念、投资布局等问题的思考

诸家观点
彭文生:绿色溢价更具操作性,可与碳价互为补充
徐 忠:尽快明确总量设定,形成更有效的碳市场

专题背景
中国首批绿色金融标准发布(附起草人解读)
财政部将牵头起草“双碳”财政支持政策

【国际智库简报】
智库观点
智库动态

本周观点:发挥碳市场和碳定价的核心作用

  提要:近期,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召开内部课题评审会,主题为“金融支持碳达峰、碳中和”。与会专家指出,发挥碳市场的作用是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的关键内容,而合理有效的碳定价是碳市场机制的核心。

  碳市场具有金融属性,应遵循金融市场规律来建设碳交易市场,这有助于更好地发挥碳交易机制的作用。发挥碳市场的金融功能和作用时,有三大问题不容忽视:一是金融市场可能存在定价扭曲、过度投机、泡沫累积等问题,从而影响金融整体安全和稳定。二是碳市场属于非典型金融市场,具有政策风险。三是资本市场可能存在认知和行为误区。

  政策建议:一是加强企业碳排放信息核算制度建设,为计算碳价最优解奠定基础。二是完善碳市场顶层机制设计,合理设定风险阈值。三是灵活运用碳定价政策组合拳,市场调节和政府参与相辅相成。

合理有效的碳定价是碳市场发挥作用的关键

  与会专家认为,发挥碳市场的作用是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目标的关键内容,而合理有效的碳定价是碳市场机制的核心。

  第一,有效的碳价格信号有利于推动资本市场支持碳中和。以权益投资为代表的资本市场是金融支持碳中和的重要力量,而通过碳市场机制推动资本向绿色转型流动是其最关键的环节。可以看到,明确了“双碳”的长期战略目标以后,中国资本市场迅速作出积极响应,对各类资产价格进行重新审视和评估。而合理有效的碳定价可以为资本市场的再估值和调整提供定价之锚,因此金融机构和碳市场需要互联互通,更好地发挥碳价格信号的传导作用。

  第二,有效的碳价信号有助于解决绿色转型中的全局性问题。如果缺乏有效的碳价和碳市场,双碳目标很容易停留在局部目标上,比如如果控排企业只要实现减排目标即可,那么整体经济、全行业很难向绿色经济转型。只有建立有效的绿色议价机制和碳市场机制,才能推动解决产业结构调整、绿色技术创新、低碳转型的融资支持等全局性问题。

碳排放交易市场建设面临的三个问题

  与会专家认为,碳市场具有金融属性,遵循金融市场的原则和规律来建设和完善碳交易市场,有助于更好地发挥碳交易机制的作用。一方面碳市场可以将现货单一价格拓展为由不同交割期限的合约构成的价格曲线,有利于市场主体开展跨期决策,拓展对冲价格风险的渠道,从而实现供需的跨期匹配;另一方面,有助于各国金融市场的互联互通,从而推动低碳减排的国际协同。从国际实践来看,欧盟充分利用碳市场的金融属性,率先发展了碳期货等金融衍生品。2015年,欧盟碳市场的期货交易量已经达到现货成交量的30倍以上,有效提升了市场主体参与度和市场流动性。

  但是,发挥碳市场的金融功能和作用时,有三大问题不容忽视。

  首先,金融市场可能存在定价扭曲、过度投机、泡沫累积等问题,从而影响金融整体安全和稳定。在碳市场中可能表现为,非控排企业和机构进入市场后过度抬高碳价格,反而影响了重点控排企业的排放。而通过发展碳金融衍生品以提高碳价格的发现功能时,也可能造成过度投机现象。因此需要对金融市场的功能和作用建立相对中性客观的认知,在借鉴全球发达市场经验教训的基础上,通过风险防范机制和有效监管减少金融风险,从而使市场最大化发挥其效能。

  其次,碳市场属于非典型金融市场,具有政策风险。传统的金融市场具有较强的自主性,政府通常进行外部监管。但在碳市场中,政府决定了交易的核心——碳排放配额总量的确定和分配,政府的决策和分配便成了碳价格形成机制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因此相比起传统金融市场,碳市场的政策风险更大。

  最后,资本市场支持碳中和的过程中可能存在认知和行为误区。第一,机构投资者过度集中于碳交易市场。碳市场最大的贡献是提供了定价信号,并传导到全体金融市场,辅助修正其价格预期,从而减少大市场向绿色经济转型时候的盲目性。我国碳排放配额交易市场尚在成长中,规模有限,大型机构主要投资对象不应局限于此,而应该更多地关注金融市场的绿色转型、产业链低碳转型等全局性机遇,充分发挥大型机构的领头羊作用。第二,机构投资者的绿色转型缺乏深度。金融机构在资产绿色化的过程中,更注重调整高碳和低碳资产持仓的比例,而非认真跟踪实体经济和科技的变化,对投资标的也缺乏深度研究。因此机构还需要加强低碳转型技术的研究水平,寻找真正优质的绿色投资标的,以合理有效配置资源。

政策建议

  第一,加强企业碳排放信息核算制度建设,为计算碳价最优解奠定基础。实现双碳目标的最优路径可以转换成寻找碳价最优解的动态优化问题,其理论建模和量化分析都离不开碳排放数据。然而当前我国缺乏统一的碳核算和披露标准,只有少数重碳或者控排行业进行了碳核算和披露。建议增强信息披露的强制性,并以省市为单位明确统一的碳核算标准和要求,推动企业及其上下游碳排放信息的收集、核算和披露,为碳排放市场的定价和交易机制奠定基础。

  第二,完善碳市场顶层机制设计,合理设定风险阈值。碳市场是否有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该市场的机制设计,因此需要明晰碳市场的建设目标,适度发挥其金融功能和作用并合理设定风险阈值。实践中,主要发达国家在碳市场建立之初就发展了碳金融衍生品,允许一定程度的市场波动和风险。但我国对碳金融衍生品的认识还有较大偏差,更强调套期保值、防范风险。然而套期保值方的交易对手正是投机者,没有投机就没有套期保值。因此需要提高对金融市场尤其是衍生品市场的波动性和风险的容忍度,允许套期和适度投机并存。     

  第三,灵活运用碳定价政策组合拳,市场调节和政府参与相辅相成。目前,全球各国最常见的减少碳排放的措施主要有三种,一是碳排放配额,二是征收碳税,三是财政补贴。除了碳排放配额外,征税和补贴都会对市场均衡价格产生影响。因此在减碳前期,在碳市场交易机制之外,还需要发挥政府在定价和规则制定等方面的作用,灵活运用碳税、补贴和碳市场政策以推动低碳转型。


——CF40研究部

未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