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输入关键字
首页
论坛
动态
招聘
信息
新格局下财富管理之路
时间:2021-09-27
【专题研究】新格局下财富管理之路

本周观点
构建多支柱养老金体系,夯实老龄化社会财富基础

主题演讲
新格局下财富管理之路
尚福林:新格局下中国财富管理市场大有作为
王兆星:加强财富管理市场的基础与环境建设
屠光绍:资本市场变革与财富管理格局
王忠民:新时期财富管理的三个新格局
朱云来:新格局下财富管理之路
王 毅:跳出税延思路,推动养老保险第三支柱发展

统一监管下财富管理差异化发展
孙天琦:规范互联网平台销售私募类产品的建议
于春玲:坚持价值投资理念,实现财富跨期配置
顾卫平:商业银行服务直接融资大有可为

人口老龄化背景下养老金融体系建设
王 信:养老基金可持续投资的实践与思考
张健华:支持养老金融体系建设的银行方案
郑秉文:应对老龄化,养老金体系须实现两个转变
罗艳君:德国养老金体系改革的启示与思考
刘丽娜:充分发挥商业银行参与养老金融建设的主力作用

【国际智库简报】
□ 智库观点
□ 智库动态

本周观点:构建多支柱养老金体系 夯实老龄化社会财富基础

  提要:近期,CF40举办了第四届金家岭财富管理论坛,会议中对“人口老龄化背景下养老金融体系建设”问题展开了研讨。与会专家认为,在我国老龄化形势日益严峻的背景下,完备、可持续的养老金体系是应对老龄化趋势的重要基础。我国目前的养老金体系主要由第一支柱支撑,且其负担也越来越重。同时,第二、三支柱发展滞后,这将对养老金体系的可持续运行构成较大挑战。有观点认为,养老金体系应从以第一支柱为主的消耗型向多支柱协同发展的资产积累型转变,为老龄化社会夯实财富基础。从国际经验看,较成功的养老金体系都有着较强的资产积累型特征。应加强顶层设计,推动制度协调,构建中国的多支柱养老金体系。

  在完善第一支柱养老金方面,应通过激发居民缴费的积极性,提高缴费率,扩大养老金规模。在加快发展第二、三支柱方面:一是要加强顶层设计,协调各项制度,建立以个人账户为基础的多支柱养老金账户体系;二是要提高商业银行从事养老金融业务的能力;三是要提高当前税收递延政策的覆盖面和操作便利度;四是可借鉴国际经验,研究面向部分低收入人群发放养老金融产品购买补贴的可行性。

老龄化形势日益严峻,现有养老金体系面临巨大挑战

  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的人口老龄化形势日益严峻,主要表现为:就业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快速下降、60岁及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将快速提高、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快速提高、老年群体规模快速扩大。

  完备、可持续的养老金体系是应对老龄化趋势的重要基础。按照世界银行的界定和各国实践,养老金体系一般由“三支柱”构成:第一支柱是由政府主导、通过法律强制实施、主要采用现收现付制的公共养老金;第二支柱是由企业主导的商业养老金计划,采用资金积累制,由企业和个人共同缴费;第三支柱是个人自主自愿开展的养老储蓄计划。

  我国目前的养老金体系主要由第一支柱支撑,且其负担也越来越重。同时,第二、三支柱发展滞后,这将对老龄化背景下养老金体系的可持续运行构成较大挑战。

  第一支柱是以政府主导的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当前,基本养老保险赡养率不断提高的同时,收不抵支的缺口也在扩大。专家指出,基本养老保险登记参保人数(指城镇企业职工,不含机关事业单位)将从2020年的2.76亿逐渐提高到2050年的3.41亿,30年里仅增加约7000万人,也就是0.24倍,而到2050年,退休人数将从2020年的1.06亿激增至2.78亿,未来30年将增加1.7亿人,也就是1.64倍。这最终会导致“参保赡养率”(退休人数/登记参保人数)从2020年的38.3%提高到2050年的81.8%。同时,2020年底,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基金累计结余为4.83万亿元,到2027年将达到峰值,从2028年开始当期收不抵支,当期余额由正转负,且此后会一直保持负值。

  第二、三支柱则发展相对滞后。2019年我国养老金规模合计约11.6万亿元,其中第二支柱(企业、职业年金)2.5万亿元,第三支柱仅4亿元,二、三支柱合计占比仅为21.6%。国际比较来看,2019年全球第二、第三支柱养老金总量为51万亿美元,占全球88万亿美元GDP的60%;美国第二、第三支柱总计32万亿美元,占其21万亿美元GDP的150%;而中国第二、第三支柱养老金占GDP比重仅为2.5%。

养老金体系应从消耗型向资产积累型转变

  我国当前的养老金体系以第一支柱为主,主要采用现收现付制,也就是消耗型的。而第二、第三支柱有着资产积累的特征,企业年金、个人商业养老计划等形成的资金池,可以成为社会投资所需的长期资金来源。专家指出,我国应对老龄化社会的政策取向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社会财富储备,二是建立多支柱养老金体系,也即发展第二、第三支柱。而由于第一支柱具有消耗型特征,难以为社会积累财富储备,应加快发展第二、三支柱养老金。

  国际经验中,虽然各国的养老体系千差万别,但较成功的养老金体系都有着较强的资产积累型特征。美国的养老金体系以第二支柱(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为主,第二支柱的成熟与壮大又带动了第三支柱的发展。据美国社会保障管理局最新统计,2020年美国社会保障体系覆盖1.8亿就业人员,其中68%开展了各种形式的养老储蓄,决定美国民众参与养老储蓄的核心因素是“所在单位提供养老金计划”。二、三支柱形成的养老资产也成为美国长期投资的重要资金来源。

  德国的养老金体系也主要依靠第一支柱,但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和经济增长的放缓,现收现付制的社保养老金体系越来越不堪重负。德国在2002年启动了养老金改革,一方面在第一支柱中推迟养老金领取年龄(从60岁渐进式推迟到2030年的67岁),并建立老年抚养比动态监测机制(在退休金计算公式中引入“可持续因子”,控制社保养老金缴费比例上涨幅度并力争在2030年前低于22%)。同时,为弥补第一支柱消减导致的养老金缺口,政府大力推动第二、三支柱建设。其中最核心的是建立以时任劳动和社会事务部部长里斯特命名的养老金制度,希望通过政府的财税补贴政策激励民众购买商业养老金产品,发挥代内跨期调节收入分配的作用,缓解老龄化对现收现付制社保养老金的冲击。改革至今,其社保养老金的支付压力有所缓解,第二、三支柱在养老金体系中的占比已近四成。

加强顶层设计 推动制度协调 构建中国的多支柱养老金体系

  在完善第一支柱养老金方面。应通过激发居民缴费的积极性,提高缴费率,扩大养老金规模。我国基本养老保险在政策实施中,存在15年的最低缴费年限,部分居民在超出15年缴费年限后便不再继续缴费。有观点认为应当提高我国养老金体系的制度吸引力,让人们主动缴费。可考虑在基本养老制度中扩大8%缴费比例的个人账户,将雇主的一部分缴费转移到个人账户中(例如,划拨8%),形成与住房公积金类似的1:1配比。

  在加快发展第二、三支柱方面。一是要加强顶层设计,协调各项制度,建立以个人账户为基础的多支柱养老金账户体系,实现社保、银行、税务和金融产品管理机构等不同平台的互联互通。理想场景是,一个居民对应一个永续的社保账户,该账户有层次划分,分别对应三大支柱养老金,并且与工资收入、银行账户、纳税系统、财富管理机构以及投资产品全部关联。

  二是要提高商业银行从事养老金融业务的能力。我国金融体系以银行为主,但银行在养老金融上的参与度较低,不利于将部分居民储蓄有序地转化为养老资产。一方面要统筹商业银行内部的养老金融职能。某些大型商业银行已经设置了养老金管理部门,但主要限于第二支柱年金的受托服务,第一支柱基本养老及第三支柱相关职能大多散落在各条线,需要统筹协同。另一方面要塑造养老金融产品与普通金融产品的差异化竞争力,既满足居民的养老需求,又可兼顾一定的收益性和流动性。

  三是要提高当前的税收递延政策的覆盖面和操作便利度。当前的税收递延政策仅适用于特定的商业养老保险。可按照规则统一、公平竞争的原则,确立更多可适用税延要求的养老金融产品,丰富消费者的选择,提高其参与养老金融的积极性。同时借助互联网工具,在账户管理和信息归集上提高居民申请的便利度。

  四是可借鉴国际经验,研究面向部分低收入人群发放养老金融产品购买补贴的可行性。我国目前的个税纳税人在总人口中的比例不高,税收递延政策难以惠及全民。直接补贴能够覆盖广大低收入人群,同时也可发挥财政资金的杠杆效应,撬动更多资金参与养老资金积累,缓解政府未来财政支出的压力。德国为尽可能扩大其里斯特养老金的覆盖面,就在各国常用的税收递延政策之上,特别推出了直接补贴政策,从而将未纳税的广大低收入群体也纳入了激励范围。其政策主要有:(1)基础补贴,若将年收入的4%(不超过2100欧元)用于购买里斯特产品,政府将给予每人每年175欧元的全额基础补贴,交费比例不足4%则补贴金额按比例相应减少。(2)子女补贴,对于25岁以下未参加工作的子女,每孩每年补贴185欧元(2008年以前出生)或300欧元(2008年以后出生)。(3)特别补贴,对于不满25岁新参加工作的年轻人,一次性给予200欧元补贴。


——CF40研究部

未收藏